唐磚 第九節 老奶奶的希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云燁嘴里咬著小丫塞進來的點心,笑容滿面的任由姑姑嬸嬸解去身上的鎧甲,奶奶抹著眼淚一個勁的說黑了,瘦了。拉著他的手看那些凍瘡留下的印記,心疼的幾乎昏厥過去。不用想就知道孫子在冰天雪地里受了何等的罪,吃了何等的苦。這哪里是一個嬌生慣養的侯爺該吃的苦。

又是洗澡,不過這回云燁把所有的人都攆了出去,不許他們在屋子里,早就是大人了,還讓嬸嬸他們給洗澡,會被別人笑死,奶奶堅持著把云燁全身上下看個通透,見的卻沒有受傷,才放過云燁掩上門笑瞇瞇的出去了。

孫子成人了,該給他操辦婚事了,辛月這孩子到現在都沒有把頭發放下來,還是婦人發式,雖說關內有這講究,但是一個姑娘家家的,總有些長舌頭的在背后嚼舌根,也不怕舌頭爛掉。

正想著呢,辛月就急匆匆的跑來了,看看喘著粗氣的辛月,老奶奶怎么看怎么舒服,這一對小人兒要是成了家,那該是何等的甜美,現在還不到三月,如果把婚事操辦的快些,說不定明年就可以抱上小重孫了,想到這里,老奶奶看看孫子的房門,對給自己施禮的辛月說:“莫急,莫急,人才回來,正洗澡呢,你知道你郎君的脾氣,不喜歡用丫鬟,前年還是他嬸嬸給他洗澡,今年長大了,連老身都攆出來了,我看他的手不太方便,你進去給他幫幫忙,全家就你合適?!?/p>

辛月臊紅了臉不肯進去,結果被老奶奶推了進去,還把門從外面關好,笑瞇瞇的邊走邊自言自語:“頭發都盤起來了,早就是我云家的人,現在倒不好意思起來了,我云家就剩下這么一根獨苗,總是不好意思,老身什么時候才能抱上小重孫,現在的孩子,怎么就一點不懂長輩的心思呢?!?/p>

見到管家姑姑站在院子里偷笑,氣就不打一處來,沒一個有用的,讓她們再找個男人嫁了,結果沒一個想嫁的,兩個年紀大的嬸嬸也就算了,自己的姑娘才三十歲,怎么就不能再嫁人了,一個個好吃懶做的,都等著自己可憐的孫子養老送終呢,這人一過慣了富貴日子,讓他再去小門小戶過緊日子,和殺她就沒有區別,算了,反正孫子本事大,養幾個吃白飯的也沒什么。

“看好門,不相干的人進來,就把腿打折?!苯o管家姑姑安排完活計,這才顫巍巍的回房休息,準備參加晚上的酒宴。

云燁正在把頭埋進水里潛水,足足數了一百個數才把頭抬出水面,一抬頭就看到一張笑顏如花的臉對著自己,辛月?這怎么可能,云燁以為自己長時間潛水導致大腦缺氧,出現了幻覺,一張嘴噴出了一口水,準備把幻象打散。

誰知道引來一聲嬌呼,云燁大驚,揉了好幾下眼睛,才確定,那個擦臉上水漬的就是辛月,人是個很奇怪的動物,洗澡的時候,誰身上有衣服,誰就占有絕對優勢。

云燁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下縮一縮,還把洗澡水里祛邪的柏樹枝子蓋在重要部位上。

“你怎么來了,我正在洗澡,以為是幻覺,所以……”他居然還準備解釋,那里知道這種事越解釋越黑,不如不解釋。

“哼哼哼,”辛月發出一連串的陰笑,剛才還很羞澀,不知道如何面對這種情況,云燁的一口水就把她澆醒了,沒錯啊,這是我男人,我害什么羞。抬起頭眼睛死死的盯著云燁看,看的云燁眼睛四處亂瞅轉移視線。

“我來幫你洗澡,奶奶說的?!闭f完就拿起絲瓜瓤子沾上水在他的肩背輕輕蹭。

一雙白玉般的小手,不停的在肩背上撫摸,云燁哪怕做了兩輩子少年也毫無抵抗之力,屋子里很熱,奶奶早就讓人在屋子里放了兩個炭爐,呼吸逐漸變的粗壯,云燁按住擦拭肩背的手,把它握在掌中,緩緩的把辛月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讓她感受自己劇烈的心跳。

辛月仿佛被一瞬間抽走了脊梁,軟軟的附在云燁背后,香甜的氣息吹在云燁的耳后,有些灼人。沒想到這丫頭如此的敏感,美人在背,云燁焉有客氣之理,轉過身把渾身綿軟的辛月緊緊擁住,找到那張紅潤的小嘴,吻了下去,手這個時候早就極為熟練的去辛月胸間尋幽探勝去了……云姑姑聽到辛月的嬌呼,以為好事已成,正在慶祝的時候,發現玉山先生來到了后院,云家對四位老先生幾乎沒有禁地,他們早就熟門熟路了,玉山先生這半年來也是極為云燁擔心,一想到孫女有可能當望門寡,就非常的后悔聽從李綱的話,早早把辛月許配給了云燁,現在聽到云燁安然回來,自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不來看一眼實在是不放心。

“云家姑姑,你侄兒在哪?對了小月哪去了?老夫怎么沒看見?”玉山先生大聲的問云姑姑。

云姑姑大急,哪里敢告訴他辛月正在我侄兒房里,一時找不到借口,支支吾吾的不作聲。

“老夫聽說這小子正在洗澡,看一眼就走?!闭f著就推開了房門。

見云燁正在洗澡,上下看了幾眼,對云燁說:“小子,沒受傷吧?”

“多謝玉山先生掛心,小子安然無恙?!痹茻盍弥畬τ裆较壬f。

“唔,那你先洗澡,洗完以后我們好好說說話?!闭f完就掩上門背著手走了。云姑姑大奇,難道說玉山先生對于自家孫女婚事也急不可待?見到這樣的場景也能安之若素?心頭升起無數疑問,又不好打開門看,只好把疑問憋在心里。

云燁半天不見辛月有動靜,低頭一看,那丫頭把頭埋在水里,還不伸出來,怕她憋出個好歹,把她趕緊撈出來,只見辛月半瞇著眼睛,似乎羞不可抑。有小股的水從胸前那對白兔滑落,看的云燁目眩神馳,把頭埋在辛月的胸口,拼命的嗅她身上那股如蘭似麝的幽香,手已經準備把辛月的褻褲除去,好解除她身上最后的桎挎。

辛月卻按住云燁的魔手,不許她再有寸進,把身體靠在云燁懷里溫存片刻,就跳出了木桶,抱起木桶后面的衣服匆匆的穿戴起來,穿好衣服,顧不得濕漉漉的頭發,在云燁臉頰上輕輕的吻一下,就逃了。獨留下可憐的云燁看著一柱擎天的小兄弟仰天長嘆,“為什么會這樣?”

云家大開酒宴,慶祝家住得勝歸來,筵席從上午一直準備到下午,所有云家莊子的婦女都參與到宴席的準備中來,長安城里的程夫人,牛夫人,自然早早就到了云莊,尉遲家的兩位夫人也隨著尉遲老國公同來慶賀,李靖,李績家中都有子侄前來。李承乾騎了一匹寶馬用最快的速度飛馬趕到。

書院里更是傾巢出動,李綱帶著剛剛從家里趕回來的離石先生一同到來,元章先生與趙延陵一起坐著牛車晃蕩到了云家,說是聽云侯回來了,中午飯就沒吃,催著趕緊開席。公輸家的家主架子大,需要云家特意安排馬車去接,還是雙馬的家主座駕,來了也不問自家的兒子公輸甲是否活著,一個勁的往老尉遲跟前湊。

老奶奶看著笑語盈盈在女眷群中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的辛月,長嘆一口氣,怎么就沒有一點不方便呢?重孫子沒了,老奶奶的怨氣都撒在玉山先生頭上,見了遇山先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讓老先生苦思冥想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得罪這個老太婆,讓她如此對待自己。

酒宴從客廳一直擺到院子外面,馬路上也安排了一長串。老錢忙著大棚子,老莊忙著維持秩序,孟不同,段猛在門口迎客,李泰,李恪在翻檢云燁帶回來的東西,最后給了一致的評價,除了錢財,這家伙就沒帶回來一樣有用的東西,李承乾坐在搖椅上不停地把兩塊透亮的水晶放在眼前比劃,他一直想有一副程妖精臉上掛的那個東西,不知道這種石頭燁子還有沒有,老程的是黑的,我要是弄一副紅色的豈不是壓他一頭?最見不得老程戴著墨鏡四處顯擺的臭德行,上次父皇想看看,他都不許,說是什么仙家寶貝,不能給外人看,說是會走了仙氣。氣的父皇連筷子都扔了。

李泰不知從哪里翻出了放大鏡,習慣性的放在眼前看看,嚇得李恪手里拿的玉石一下子掉他腳面上,砸的直叫喚。無它,眼前出現了一個大眼怪而已。

發現新大陸的李泰那里會理會三哥的慘狀,不停的把放大鏡放在不同的東西上面,看這些東西在眼前不停的放大,嘴里驚訝的叫聲就沒有停止過。

李承乾發現哥三現在相處的和平和,很舒坦,拋去宮里的那些妃子們的明爭暗斗,這樣的兄弟情誼讓他有些迷醉,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李承乾一點也不在乎父皇到底給老四多少封地。

正式場合上哥三的身份是最尊貴的,自然要等到最后入席,把他們三個放在一起是云燁的注意,他想看看哥三到底有沒有和解的希望,如果有,他希望在裂痕最早出現的時候就給他加上箍子。

推開門見哥三各忙各的,一個在找水晶,一個在算計錢財,還有一個打算從他三哥頭上揪一根頭發,好仔細觀察一下頭發在放大狀態下和平時看到的有何不同。

(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唐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