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磚 第二十四節 南風漸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俗話說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李綱安然的渡過了他七十三歲的難關,明日就要準備過大壽,由于不是整壽,他自己準備召集眾老友宴飲一場即可,兒子,女婿都宦游在外,家中只有老妻與一個遠房的侄兒守在身邊,很是孤寂。

云燁有時候非常內疚,自認為把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家捆在書院不得與兒女團圓,是一種很殘忍的行為,想請他休息一段時間,至少回來家看看才好,孰料李綱聞言卻開懷大笑,說自己一生碌碌無為,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可以名垂千古的機會,如果因為兒女私情白白錯過,那才是千古憾事。

云燁是個粗心思的,既然老李不在乎,他當然更不在乎,后世見多了空巢老人,老李有老伴侄子陪伴已經好了很多,侄子是個木納的漢子,妻子也是小戶人家的閨女,兩口子只知道把老李夫婦伺候好,自己這輩子就可以衣食無憂,所以到也盡心,老李很滿意,只是每個月的月初之時,老李都會一個人枯坐在自己的小樓里,誰也不見,脾氣也不好,侄兒老妻都躲得遠遠地,不敢招惹他。

把蛋糕送進烤爐之后,云燁就扛著鋤頭去了花園,臨去草原的時候,把一壇子黃酒埋在了那株梅花樹下,想沾染一些文人的雅氣,也不知道沾上了沒有,刨出來看看,明天老李大壽,總得有一樣拿得出手的禮物,免得被他們笑話。

見了鬼了,刨了半天,酒壇子不見了,地上挖了好大一個坑也不見蹤影?!罢l把我的酒偷走了?”

見侯爺在花園里大喊大叫,仆役丫鬟都戰戰兢兢地,丟東西這種事情在云家還是第一回,辛月扶著奶奶從屋子里出來,看見氣急敗壞的云燁揪著仆役挨個問,很不成樣子。

“燁兒,什么東西不見了,值得發這么大的脾氣?既然不見了,就算了,奶奶賠你,”奶奶笑著安撫云燁,還把當成小孩子哄,辛月在一邊笑都要抽了。

“我前年走的時候在樹底下埋了一壇子酒,現在沒了,是我準備為李老先生祝壽用的?!痹茻畈灰啦火?,今天把事情不問清楚誓不罷休。

“哎喲喲,乖孫啊,那你可找錯人啦,不關仆役們的事情,你該找奶奶才是,你就沒發現園子里和你走的時候不一樣了么?你挖的那顆梅樹是開春才新栽的,那里會有酒壇子埋在那喲?!?/p>

四周打量一下,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多了好多的花樹,光梅樹就有好幾顆,以前似乎滿院子也就一顆,還換了位置,這下子糟了,除非把這一大片全挖開,否則是找不出來的。

算了,不找了,這片花樹是奶奶特意找來的稀奇東西,全挖了有些得不償失,還是另外找代替的東西吧,想想,葡萄釀也不錯,程家的商隊常年和西域打交道,找一些極品因該不成問題。

生氣中差點忘記了爐子里的蛋糕,約莫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把烤好的蛋糕取了出來,不錯,還行,一共烤了一大兩小三個,把外面烤干的外皮切掉,不用擔心會浪費,幾個妹子早就張大了嘴巴在等候,她們最喜歡吃外面的焦皮,把小蛋糕摞在大蛋糕上,中間抹上一層薄薄的蜂蜜,就牢牢的被黏在上面,三層的大蛋糕就做好了,果醬現在還不能放,要不然就不新鮮了,等明日要送之前再抹上,放爐子里回一下,味道絕對讓人喜歡。

用沾了水的濕紗帳把蛋糕蓋上,警告了幾個貪嘴的妹子不許偷吃,就準備給旺財套上車,準備去程家打劫,旺財越發的胖了,圓鼓鼓的肚子也不知一天吃了多少東西,別人家的公馬早到了發情季節,就他還是一獨自悠哉悠哉的到處吃東西,難道是離開馬群太早,失去了這一功能?俯下身子看看旺財的私處,沒問題啊,發育的很好,除了胖一些,沒有其它的問題,昨天還看見它沒羞沒臊的耷拉著那東西滿集市晃蕩,怎么就對母馬不感興趣?為了他的子嗣問題,云燁特意把他和幾匹母馬關在一起,就馬夫匯報說,母馬倒是往跟前湊,可是旺財從不理會,還被那些母馬把他的夜宵都吃光了。

肥胖會引起性欲的減退?這太嚴重了,旺財必須得減肥,而且刻不容緩,以后出門就讓它拉車,不能讓它再由著性子胡來了。

只是剛剛把車套好,旺財就把腦袋王云燁懷里鉆,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像一個受到虐待的孩子,找大人訴苦,就差哭了,最受不了這家伙的這一套了,思慮再三,還是不忍心,又把它從車轅上解了下來,稍一得到解放,就故態萌生,咬著云燁的衣衫就要出門……另外騎上一匹馬,把旺財拴在后面,一路就殺向程家。

程家現在也不喜歡住在長安城里了,現在幾乎所有的大族都不喜歡住城里,只要不上朝,一般都會留在鄉下,城里的規矩越發的不得人心了。

進程家從來不用通報,門房只會弓著身子喊少爺,跟喊程處默幾乎沒有什么區別,都是熟人,把云燁的坐騎引進馬棚,把護衛請進門房喝茶,至于旺財,那是爺,在云,程,牛,三家可以橫著走,早就熟門熟路的去找那個總給它糖吃的女子了。

有些地方旺財可以去,云燁卻很不方便,比如九衣那里,很久不見,往日的風塵女子早就成了豪門貴婦,雖然只是妾,可她是有品級的,按照程家的爵位,她已經是九品命婦的身份,肚子也很爭氣,早早就給程處默添了一個女兒,這已是最好的結果,如果生兒子,一旦公主進門,以清河公主李敬的脾氣,她就可以早早的去投胎了。

女兒剛剛一歲,這會正趴在程處默赤裸的肚皮上睡覺,隨著程處默肚皮的起伏,宛若在搖籃里,睡得香甜,九衣坐在一邊給他們父女倆用蒲扇扇風,順便攆蒼蠅,眼里全是幸福之意。

旺財噠噠的走了過來,這是云燁就要過來的先兆,九衣把散亂的衣衫整理一下,就起了身,準備迎接云燁,別人家妾是不見外客的,一來沒有那個身份,二來會被人認為是不端莊的表現。

人世間的規矩在云燁和程處默之間就不存在,程處默可以在云家把小丫抗在脖子上上躥下跳,兩個人能在跳棋盤上玩耍一整天,和老奶奶,辛月做一個桌子上吃飯而毫無顧忌,親兄弟也不過如此。

或許是小丫頭身上的奶味很香,旺財就伸出舌頭在在小丫頭裸露在外面的屁股上添了一舌頭,估計味道不好,甩甩頭,打了個響鼻,噴了程處默一頭的口水。

“下雨了?”程處默從睡夢里驚醒,迷茫的看看四周,看到旺財的大腦袋就在眼前,就沒好氣的把那顆大頭推走:“滾遠,才睡下,就跑來搗亂?!?/p>

抱著丫頭起身,見云燁穿過月亮門走了進來,頓時笑了起來,哥倆這段時間就沒見幾回面,程處默被皇帝掛了一個內侍宿衛的頭銜,整天在皇宮里當差,自然沒有多少時間往玉山跑,現在見到,很是愉快。

“我才聽門房說你今天休沐,怎么樣,差事還好吧?!?/p>

“有什么好不好的,宿衛們都是功勛子弟,上了差吹牛,下了差就去吃喝嫖賭,公里就算是有差事,也輪不到我們去處理,那些百騎司穿插進來的家伙就會處理好,哥哥我最多穿著鎧甲,站在殿門外當木頭樁子,不過一身的光明山字凱,可是貨真價實的,我穿上你看看?!?/p>

說著就把丫頭塞給了九衣,準備穿戴起來,給云燁顯擺一下。

“行了,狗肚子存不住豬油的貨,又不是沒見過,顯擺什么呀,你去給我找一桶最好的葡萄釀,走的時候我帶走,明天就是李老先生的壽辰,我特意來拿酒的?!?/p>

“哈哈,你也是知道的,最好的酒一般情況下都是最先進肚子的,不過老爹的小庫房里應該還有兩桶極品的寶貝,老爹回來要是知道是我喝了,一定扒了我的皮,如果是你拿走,他一定不說話,也不知咱倆誰是他親兒子我還聽說,尉遲大傻特意請了假,準備到南山轉轉,說是給李先生弄張虎皮回來,這事都傳遍京城了,不知道成不成,老虎只有皇家的獵場有,不知他怎么去抓老虎扒皮?!?/p>

紈绔子弟們之間消息傳遞的快的驚人,云燁也是早上才知道的,誰知道程處默這就知道了。

“他是和段猛一起去的,皇家的園子一般人進不去,他們倆個應該有的是辦法,打只老虎而已,沒那么多的事情?!?/p>

兩個人說話,就把旺財冷落在一邊,它見等了好久都沒有人給它拿糖吃,就不耐煩的拿頭拱九衣,催促她快點,九衣嬌笑著領著旺財去了后院,每回旺財都會給她帶來一些難得的歡樂,旺財吃糖的傻樣,最是有趣。

“家里多準備些人,過些日子準備去南邊,最好是南方的人,識水性,我準備在南邊再給咱們幾家安頓一塊家業,長安這里賺錢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p>

書院只不過多招了三四百人,眼看著校舍又不夠了,花銷成倍的增長,先生們的要求也越來越多,趙延齡要求必須有觀星臺,劉獻要求必須要有最好的練武場所,那個鋪了木地板的練功房,已經非常的狹小,會影響學生練習的效率,孫思邈已經在籌建他想象中的醫院,英雄帖已經散發了出去,三山五岳的牛鬼蛇神不日就要抵達書院,全是書院掏錢。

知道這是李綱他們的小心思,他們不知為何非常害怕云燁手里擁有大批的錢財,只要書院積攢下一些可觀的錢財,他就一定要想辦法把它們花個干凈,想把云燁的腦子控制在賺錢上,少一些和朝堂大佬起沖突的機會,前些日子可能把他們嚇壞了。

(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唐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