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磚 第十節 遠方的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大群鴿子腿上綁著小竹管,在群山峻嶺之間努力的飛翔,穿越巴山蜀水本身就是一件極度艱苦的工作,更何況這片土天空里饑餓的老鷹,鷂子,滿世界都是,它們比鴿子飛得高,飛得快,腳爪,長喙也更加的有力,作為天空的霸主,只要是天上飛的,基本上都是它們的食物。

鴿子又何能幸免?只是這些霸主們在啄食食物的時候,是不會去管食物腿上到底綁著什么的,只覺得很礙事,一口就把竹管啄下來,扔到腳下的山谷里去了。

鴿子為了回家,忽閃著翅膀努力的飛回到了那個有很多兩條腿動物的城市,當它們看到城墻的時候,十六只鴿子,就剩下三只,兩只飛去了城里,還有一只徑直飛回了云家。

老錢陰郁著臉,背著手在院子里指揮仆役們把從庫房里的搬出來晾曬的糧食往回收,不時地抬頭看看和他的臉一樣抑郁的天空罵幾聲。

一只藍色的鴿子搖搖晃晃的從天空落下來,就落在糧食堆里,不管不顧的開始啄食。老錢眼睛一亮,抓住鴿子,從它的腿上取下竹管,抽出里面的一小塊涂了臘的布帛看,手一抖,鴿子掉回糧食堆里,仆役們正要把鴿子撿出來,這東西總是邊吃邊拉,會弄臟糧食,就聽老錢大吼一聲:“就讓它吃,就讓它吃,愛吃多少吃多,把清水給它備好,”

說完就嚎啕大哭著向內院奔去。

“侯爺有消息了,侯爺有消息了,老天爺啊,可是有消息了?!?/p>

內院里辛月正點著那日暮的腦袋教訓她不許光吃肉,青菜也要多吃,乍一聽老錢在院子里吆喝,才聽清楚他喊些什么,腿一軟就歪倒在地上。

丈夫給家里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離家四個月,只說是要去伺候長輩,辛月從不相信這句話,自己的男人自己豈有不了解的,就算是要去伺候長輩,也一定會把長輩請回家,讓家里人見見,把所有事情安排妥當,才有出門的可能,絕對不會拋下一大家子人獨自跑出去。

除非遇到了危險,非常大的危險,才會這樣做,辛月對自己丈夫在外面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就算知道,也只知道一些快樂高興的事情,苦難和危險丈夫從來都不說,辛月也不敢問,她就是再耍小性子也不敢問云燁不愿意說的事情。

這些天辛月把孩子交給兩個乳娘照顧,自己親自打理云府,就算丈夫回不來,她也會把這個家打折干凈,交給長大成人的兒子,然后就能去見自己的夫君了。

那日暮把滿滿一碗青菜丟在桌子上,抱著微凸的肚子就來到了門外,云燁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的消息,這讓她很是委屈,如今有消息了,自然著急。

從老錢手里搶過布條,看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不識字,又把布條給了辛月,瞪著眼睛等辛月給她說說。

辛月恢復了誥命夫人的本色,從容的接過布條,只見上面寫著:“南詔亂,竇燕山叛,交戰甚急,云侯現,乘竹筏,遁入大江?!?/p>

辛月在一瞬間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夫君落在了竇燕山手上,現在乘坐竹筏逃到了大江上。

一想到那里戰火紛飛,云燁正在艱難的求生,大顆的淚水就滑落下來,心痛如刀割。那日暮急切的拽她的袖口,想知道丈夫到底在哪。

抹一把淚水,辛月對那日暮說:“夫君在南詔,正在辦事情,等事情辦完就會來,讓你乖乖的聽話,去把那碗青菜吃光?!?/p>

對于云燁那日暮從來就不會拒絕,草原上男人家出門半年一年的很正常,只要平安就好,自己把身子養好,到時候生個胖胖的兒子給他看,他一定會喜歡。想到這里,就高興得端起飯碗吃飯。

辛月瞅了老錢一眼,老錢會意的點點頭,一躬身,就出了屋子。

辛月攥著布條,艱難的來到佛堂,自從丈夫失蹤,老奶奶就整天跪拜在佛堂里,一部祈福的經文不念夠一百遍不罷休。

剛到佛堂門口就聽老奶奶的聲音傳了出來:“可是燁兒有消息了?““有了,人在南詔?!啊鞍言捯淮握f完,奶奶我喪夫,喪子,什么哀痛沒有嘗過,再壞的消息也頂得住,一次把話說完,不許隱瞞?!啊澳棠?,夫君落在了竇燕山手里,現在趁著南詔戰亂,逃了出來,坐著竹筏從大江上走的,現在沒有其他的消息了?!靶猎掳巡紬l遞給了老奶奶,老奶奶接過來,瞄了一眼,拿著佛珠的手輕微的抖了一下,很快就穩了下來,對辛月說:“燁兒不在,家里你就是頂梁柱,那日暮有身孕,不要讓她擔心,有什么事情,你擋著就是?!罢f完又閉上眼睛,繼續念經。

李二在看同樣的布條,良久,才把布條子放在案幾上,一言不發,身邊陪侍的李承乾想要問,又不敢多嘴,急躁不堪。

“穩住,你是太子,喜怒形于色這可不好,云燁活著從竇燕山手里逃出來了,這小子做到這一步,就是你父皇我都不得不說干的不錯,他居然能在不可能之中在南詔掀起滔天巨浪,南詔九侗十八寨和竇燕山拼殺的你死我活,勢均力敵之下,現在進入了對峙期,只是云燁孤身一人從大江遁走,生死不知,這小子難道就不能再忍耐幾天,等竇燕山擊敗土人,他的大軍就會四分五裂,到時候他就能平安回來了?!袄疃弥笌?,慢悠悠的說。

“陛下,竇燕山能把云燁留到現在不殺,一定是其中有變故,既然他發現了我們的人,毅然選擇遁走,只能說當時的情形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時候,容不得他多停留?!伴L孫從帷幕后面出來,手上也拿著一根布條,只是上面密密的寫滿了字,不像云家的布條只有寥寥幾筆。

“皇后說的有理,云燁能把命留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跡了,朕若是處在竇燕山的地步,見了面一句話都不說,先把頭砍下來是正經?!?/p>

長孫捂著嘴輕笑兩聲說:“不見得吧,是個人都知道云燁難得,殺人之前都會盤算一下,云燁如果年長幾歲,在您打天下的時候遇到,您就算是和他有天大的仇,也會想想有沒有收服他的機會,您看看您的百官,有幾個是從晉陽就追隨您打天下的,還不是打一路,收一路,竇燕山是在學您呢?!?/p>

李二哈哈大笑,良久才停下來,對太子說:“你看看,竇燕山就是個有雄心壯志的,想在南詔建立自己的國家,而且坐起而行,就這一點,比他祖父,父親就強的太多,可惜他遇到的是云燁,如果他能靜下心來用十年時間打根基,說不定會成功,可惜啊被云燁的一座金礦迷了眼睛,那座金礦不但沒有起到好作用,反而起到了拔苗助長的作用,欲速而不達。

成乾,你記住,大唐現在需要的是穩扎穩打,不需要突飛猛進,每一次作戰,我們都有明確的目標,比如這次,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打通商道,讓大唐和遙遠的諸國有聯系,云燁的地圖經過確認,很準確,至少在我大唐境內很準確,那些波斯商人也確認了西域位置的準確性,世界如此之大,朕小覷了天下英雄。

原來山的那邊還有山,海的那邊還有海,朕的眼光只盯在中原未免可笑,既然我們的眼光變了,成乾,心胸也要跟上,既然有無邊的土地可供我們馳騁,那么我們就為后世子孫打下一片遼闊的土地。

馬周現在活得眾叛親離,李綱親自將他逐出書院,并且焚燒了他的學籍,認為他是書院最大的恥辱,并且聲言,他即使死了,也會在地獄里詛咒他。

聽說馬周在書院門口長跪三日,不飲不食,最后昏厥,也沒有取得書院的原諒,他付出如此慘烈的代價,不過是想朝廷杜絕土地兼并之風,非是為了一己私心,只是礙于見識,再加上朕在后面推波助瀾,所以才會讓他陷于死地,你此次出征帶上他把,他這一生都沒有可能回到中原了,就算是皇家給他的一點補償吧?!袄疃苌俸屠畛星f這么多的話,把自己從簡短的情報上得到的推斷一一講述給了李承乾聽。

他們父子一個諄諄教導,一個洗耳恭聽,長孫坐在一邊看,一會看看李二,一會看看成乾,眼中全是幸福和驕傲。

“父皇的教導,孩兒銘記在心,開眼光,擴心胸,學本領,此次出征,孩兒一定會多看,多聽,多做事,少開口,把那些老帥的本事學好,學精,學透,這回被李帥算計,讓孩兒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處,一定會收起驕傲自信,只是孩兒出征至少需要一年多才能回來,還請父皇母后多多保重,按時進餐飯,寒時多加衣,莫教孩兒在萬里之外擔憂?!?/p>

李承乾跪在地上,給李二,長孫恭敬地叩拜,爾后起身,大踏步的出宮去了。

云家的人現在一定很著急,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把云燁平安的消息傳遞給云家,哪怕會違反父皇幾個月前的禁令。

(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唐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