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磚 第五十節 云侯威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地仿佛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幕布,海市蜃樓也發的清晰,甚至可以看到兩只巨大的老鷹在山峰盤旋?!吹嚼销椩茻詈鋈幌肫鹱蛱煲娺^的那座山峰,不就是有兩只黑色的老鷹在飛么?自己還幻想抓兩只小的來養,問劉進寶能不能抓回來,結果劉進寶扭頭就跑,不一會把傻笑著的冬魚介紹給自己,示意這家伙可以去抓老鷹。

不忍心欺負老實人,還是放棄了要老鷹的打算,誰知道現在又看見了,幾道細細的黑色柱子出現在海市蜃樓里,老鷹驚恐地飛向遠處,消失在畫面上,等柱子逐漸放大,才看清楚是什么東西。

“龍吸水,哈哈,龍吸水,海龍王過路了,這下子仙山要遭殃,不知道是神仙厲害,還是海龍王厲害?!?/p>

云燁的心跳的像打鼓,龍卷風的厲害他不是不知道,而且他知道一個更加可怕的事實,那就是龍卷風就追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從畫面上看到巨大的樹都被連根拔起,自己的這些船在龍卷風面前就是一些小小的玩具。被卷到天上都有可能。

云燁慘嚎一聲對著劉仁愿大聲說:“趕緊的扯起帆,向著海市蜃樓的地方快跑,再晚一會就慘了,誰都別想活?!?/p>

“可是侯爺,那只是海市蜃樓,您剛才不是還說這是自然現象,要我們不要少見多怪?!?/p>

昨天一天就跑了幾十里地,云燁很清楚龍卷風很快就要到來。

“劉仁愿,我命令你立刻張帆,通知所有的船只跟著我們快跑,如果違令,斬立決!”

云燁的聲音都有了尖音,劉仁愿雖然不解,還是忠實的接受了云燁的命令,號角響起,所有的船都忙碌起來,號角聲意味著有危險降臨,必須全員準備。

云燁焦急的看著船尾的方向,嘴里不停地催促劉仁愿加快速度,還好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不多時船隊從滑行狀態變成飛速前進,船首激起的浪花有些都濺到甲板上,今天的風忽然間變大了,張了滿帆會很危險,其他的船只不停地打信號要求解釋,云燁只是回答必須緊緊跟上,否則軍法從事。

何忠武揉著眼睛從船艙里出來,他被那些嘈雜的腳步聲,和凄厲的牛角號的聲音驚醒了,船坐的多了,自然知道這號聲意味著什么。

“云侯發生了什么事?遇敵了?我們的海面上有敵人?”

云燁鐵青著臉對他說:“閉嘴,回到艙房,不許出來,危險來了,你最好祈禱我們能夠躲過去?!?/p>

海市蜃樓很神奇,船隊不停地往前面跑,她卻似乎在后退,畫面上的龍卷風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被折騰的亂七八糟的山峰,兩只老鷹又飛回來,一圈一圈的繞著山峰轉。

這不是好現象,從畫面上消失了說明它們已經跑出了海市蜃樓的位置,朝著船隊追過來了。

“云侯,那些倭人為什么沒跟上來?”何忠武還有心思問倭人,剛才船隊開始逃命的時候,他們居然指指點點的再發笑,死不死的關我屁事。

天一下子就暗了下來,劉仁愿驚恐的指著遠處,說不出話來,不用說龍卷風來了。天上的云彩都在旋轉,五道十幾丈粗的龍卷風帶著沉悶的怪響,從后面快速的追了過來。

人力在天威面前是那樣的軟弱無力,冬魚發瘋一樣的把云燁的座舟朝一座海峽駛去,他對這里太熟悉,知道哪里可以暫時容身。后面的船只也緊緊地跟上,現在沒人問為什么旗艦會發瘋,也沒人問為什么要朝著海市蜃樓的方向開過去了。

那三艘倭人的小船這時候才開始準備跑已經晚了,兩道龍卷風合成了一股,變得更加巨大,藍色的海水被吸上天空,形成一條銀色的巨龍,真正是上接蒼穹下落黃泉,旋轉著從倭人的船上碾了過去,何忠武痛苦地閉上眼睛,云燁卻把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看著龍卷風把船撕成碎片,再帶上天空,甚至可以看到幾十個黑點在空中手舞足蹈,這是人間的奇景。

冬魚終于把船開進了海峽,烏拉烏拉的喊兩下,立刻就有水手用斧頭砍斷了系船帆的繩索,船帆立刻就從桅桿上滑落下來,木蘭舟的速度也在瞬間減慢,海峽里頓時響起了“下帆。落錨的”的聲音。

此時的海面如同地獄,波濤洶涌澎湃,紫色的雷電不停地擊打在海面上,升起一股股的的白煙,暴雨如注,傾盆而下,云燁把自己綁在桅桿上,生平第一次向蒼天祈求饒恕自己,只要有一只龍卷風進入了海峽,等待船隊的就是滅頂之災。

世界似乎進入了一個無聲電影,耳朵里全是呼呼的風聲,雨點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無舌一步步的向云燁靠近,可是沒走兩步就被風吹得貼在船舷上,動彈不得。

云燁聽到木蘭舟發出幾乎要斷裂的吱嘎聲,仰天長嘆,自己到底是反應的有些慢了,如果再快些,說不定就有機會躲到海港里去,畢竟現在離海港只有幾十里遠。

雨水從鼻子里,嘴里耳朵里往進灌,頭一回發現雨水是咸的,不對,這不是雨水,是被龍卷風帶上天空的海水,想到這里,害怕的幾乎叫出來,雨水沒什么,除了水沒別的,可是海水里的東西就多了,魚,螃蟹,蝦等等再加上倭人,被魚砸死也就認了,被那些倭人砸死,云燁死都不會瞑目。

剛才為什么不躲到船艙里去?偏偏要在甲板上裝什么英雄,眼睛滴溜溜的轉,小心的看著自己四周有沒有倭人出現,手里抓著刀子,只要發現不對就立刻割斷繩子,寧可上天一趟,也不遭受侮辱。

劉進寶現在就像一只被放飛的風箏,腰上拴著繩子,手舞足蹈的在空中飛,旺財把腦袋伸出艙門不停地叫喚,這一切看得云燁心里一陣陣的發酸,一條黃花魚飛了過來,云燁看得很清楚,的確是一條黃花魚,金黃色的魚身在閃電的印襯下顯得極為華貴,撲棱著尾巴就沖著云燁的臉撲了過來……很疼,非常的疼,云燁在昏迷的一瞬間才記起來,黃花魚的別名又叫石首魚,腦袋里有兩塊堅硬的石頭……一睜眼,才發現又是一個艷陽天,如果不是臉疼的厲害,云燁一定以為自己剛才是在做夢,床邊站著一個木乃伊,從身形上看好像是劉進寶,那邊缺了兩顆牙齒披頭散發的老頭一定是無舌,現在他可以改名字叫無齒了。冬魚的腦袋上有一顆雞蛋大小的紫色肉瘤,何忠武也是鼻青臉腫,唉,傷兵滿營啊,云燁沒勇氣照鏡子,他知道自己的形象一定差到了極點,被一只肥大的黃花魚砸到臉上,如何也不會太輕。

“損失如何?我們還有多少船,損失了多少人?”聽到云燁開始說話,眾人一下子就圍了上來,木乃伊一樣的劉進寶張嘴就大哭起來,冬魚,何忠武也不停的流淚,就是向來面無表情的無舌也用衣袖擦擦眼角。

云燁心中一痛,自己的船是最大的,都損失的如此慘重,那些小的蒼船,艨艟,一定會更加的凄慘。

一翻身從床上坐起來,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爬上了甲板,剛來到甲板,就見甲板上站滿了軍官,一個個衣甲整齊,見到云燁出來,一起單膝跪倒大喝:“云侯威武!”聲音傳開,海峽里頓時響起了震天的轟響:“云侯威武!云侯威武!云侯威武!”

這是軍中最隆重的禮節,非大智大勇之輩不可得。

云燁看看這個軍官,再看看那個軍官,在這個身上捶一下,在那個身上拍拍,再看看峽谷里完好的戰艦,淚如雨下。

回到船艙安心的躺了下來,終于弄明白了,原來災難全讓云家的木蘭舟給擋了,冬魚這個狗日的為了艦隊的安全特意把最大,最結實的云家木蘭舟放在迎風面上,還是他娘的橫著放,就是打算讓木蘭舟給后面的那些小一些的船擋風,海峽里本來就相對安全,再加上木蘭舟高大的船身擋了一下旋轉的狂風,后面的那些小船于是乎就平安的渡過了災難,一個個趴在船艙口上看云燁把自己綁在桅桿上的英勇表現,一個個對云侯的敬仰之心如同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這也就有了后面將士歸心的一幕,在他們看來,一個不貪財,但是知道給屬下謀福利的領導人就是一個好的領導者,打敗海盜把繳獲全部下發就足以證明,再加上海峽中,用自己的座舟為大家拼死擋災,而且是自己親眼目睹,這就讓人感動了,再說了身份足夠高貴,有這樣的主將將來不愁自己的軍功會被埋沒。有這三條就足夠了,至于不太會打仗,這有關系嗎?打仗的是軍卒,不是統帥,只要統帥不胡亂指揮,海上的戰斗無非就是那幾樣,接近,跳幫,奪船殺人,需要的是經驗和勇氣,不是智慧。

云燁知道后世的海軍操典有多么繁復,遠比陸軍復雜,真正需要高智慧,高毅力才能勝任,不過現在是大唐,自己怎么著也能將就?

“無舌,打個商量,幫我把冬魚揍得連他老婆都認不出來,如果你覺得不忍心的話,就想想你掉的那兩顆牙!”

(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唐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