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磚 第三十七節 愚昧的唐朝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夫君啊,今天妾身答應程夫人還有清河一起去玄奘大師那里聽經,壽陽也去,這可是長安城里的大榮耀,聽說玄奘大師是看在夫君的威名上才答應的,如果能把玄奘大師請到家里來做一場法事,就好了?!?/p>

辛月伺候他們父子三人吃飯,也不管他們聽不聽,自己喋喋不休的在一邊說話,云寶寶和李容兩個孩子都不挑食,小拳頭大的勺子,不停地往嘴里塞,米粒子沾的滿臉都是,吃的香甜,云燁慢條斯理的撕扯著手里的饅頭,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辛月的話他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至于云家的兩位少爺,自然也沒有聽進去,兩個人都等著吃完米飯之后,爹爹獎賞的雞腿。

李安瀾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李容抬起頭給了母親一個大大的笑臉,然后低頭繼續刨米飯,至于青菜,那是打死都不會吃一口的。

“辛月,你看看,人家父子三人,一位在神游,兩個在喂豬,你說什么他們都聽不見,費那個精神做什么,家里有鈴鐺看著,用不著我們操心?!?/p>

云燁翻一翻眼皮瞅了李安瀾一眼說:“兩個大肚子婆娘打扮成這樣子給誰看?莫非看上了那個叫辯機的俊秀和尚,準備移情別戀?

你們去不要緊,千萬不要帶著高陽,老夫觀高陽還有一段孽緣未了,莫非會應在這個僧人身上?房遺愛真是可憐啊?!?/p>

“少裝什么世外高人,高陽最近忙的腳底板都不挨地,長安,洛陽,晉陽三個地方跑的不停點,房遺愛作為駙馬都尉全程陪護,兩個人好的蜜里調油的,母后已經在擔心有難堪之事發生,這不,去晉陽之前母后還特意囑咐過的?!?/p>

“那完了,皇后不囑咐還好,一囑咐肯定壞事,說不定你現在已經做了大姨,如果房家這回火速辦婚事,必然是奉子成婚啊,你去,侯爺我丟不起人?!?/p>

李安瀾沒好氣的捶打云燁一下小聲說:“孩子還在呢,說這些羞人的事,也不怕教壞了孩子,云家的家教在長安可沒有什么好名聲?!?/p>

兩孩子見有人提到了自己,一起抬頭看,傻傻的樣子逗得辛月哈哈大笑,云燁從架子上取下燒雞,把兩條腿扯下來,一個孩子碗里放一條,自己撈了一片子酸筍,吃的香甜。

聽說要去見玄奘,老奶奶自然要去,她一去,云家就空了,只剩下爺三滿院子溜達消食,不知不覺的溜達到了前院,瞅著榮華手里的虎頭帽笑著說:“孩子安好么?“

“托侯爺的福,犬子一切安泰?!?/p>

云燁點點頭說:“你不要急,現在遼東冰天雪地的,大河都已經封凍了,等到了開春,你打算隨高麗的進貢使團回去,還是和云家的商隊一起回去?“

“云侯,妾身一直不明白,您為何會放我們母子回去,作為人質,妾身有做為人質的自覺,您運籌帷幄之中冇決勝千里之外的,請您不要拿我們母子作法,否則,我們就是回到了高麗,也是死路一條?!?/p>

“這是一樁交易,送你母子回去的代價,就是你們需要保證云家商隊的平安,淵蓋蘇文如今正在平壤城里搞風搞雨,整個高麗被他弄得血雨腥風的,聽說大唐的好幾個商隊都遭了池魚之災,你在云家住的日子不算短了,你很清楚云家的人命有多值錢,送你們回去,淵蓋蘇文保證云家商隊安全撤出,兩全其美不好么?“

榮華女凄慘的笑了一下說:“我在高麗的yin婦之名定已傳遍天下,我只盼把孩子送回高麗,交給蘇文,這是他唯一的骨血,就當我是我報答他愛我一場的回報,至于我自己,如果可能,出家為尼是個不錯的選擇,我原本想要自殺明志的,就是舍不得這個孩兒,只想遠遠地看著他慢慢成長成一個和他父親一樣的男子漢,我就心滿意足?!?/p>

看到婦人哭泣,李容挺起自己的小胸膛做出一副男子漢的樣子,至于云寶寶,則含著手指,口水滴答的瞅著人家的虎頭帽。

“淵蓋蘇文如果連這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憑什么和我作對?我在等待他謀反成功,榨干高麗人的最后一絲血性,等到他們抵抗大唐的意志達到最高點的時候,也就是高麗人最驕傲的時候,大唐的軍隊會以雷霆萬鈞的氣勢將他們碾成碎沫,打斷他們的脊梁,抽掉他們的筋骨,爭取做到一戰則遼東安,我估計,這一戰最少可以保證遼東百年的安寧,如果大唐的文治用一百年的時間還不能讓他們歸化成大唐子民,我無話可說?!?/p>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么?就不怕我告訴蘇文?“

“蠢女人,從淵蓋蘇文開始造反的那一刻起,高麗這架千斤重車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如今速度已經起來了,任何阻擋它前進的物事都會被碾碎,想要阻攔,呵呵?!?/p>

云寶寶走累了,抱著父親的腿不愿意再走,要父親背自己,三歲的孩子了還穿著開襠褲,當兒子冰涼的屁股貼在自己的脖子上的時候,云燁把脖領子往上扯一扯,把孩子的屁股包嚴實,這才拖著李容,離開了榮華的小院子。

這是云燁最后一次和這個堅強,偉大的女人打交道,在以后的日子里,作為高麗王的母親,這個女人為了高麗人的生存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被高麗人尊為母神。

當然這一切云燁并不知道,現在把孩子們弄回去睡午覺比什么都重要,自己的公文已經堆積如山了,書院開春就要開始考試,迎接新生的到來,現在許敬宗已經在緊鑼密鼓的準備,長安勛貴子弟照例提前入學,這是人家付了很多錢取得的優待。

實在是不愿意打開關庭瓏從岳州送過來的公文,滿滿的一大箱子,山川地理圖冊,人口分布圖,資源分布圖,港口碼頭的預設地,城市雛形的設計草圖,這些東西不是關庭瓏一個舊式文人能做的出來的,書院里好幾個被老家伙忽悠的頭腦發熱的家伙背著行李卷子,喊著艱苦十年,打造天堂的口號去了兩湖,現在也不知道被蚊子咬死了沒有。

一個黑的和碳頭一樣的家伙張著嘴沖著云燁笑,全身就剩下一口的白牙,讓人感覺舒服點,認了好久云燁才人出是誰,這還是長安市上的美少年么?

“崔九,怎么成了這副鬼樣子?你被架在炭火上烤過?“

“回先生的話,崔九沒被土人抓去吃,這是被太陽曬的,原以為到了冬天就會好,誰知道沒變過來,估計需要半年褪掉一層皮才行?!?/p>

“很艱苦?“云燁放下手里的公文,起身給他倒了一杯茶水,他很想知道一個高門大戶的風流少年是如何被關庭瓏當驢子使喚成這模樣的,云燁很不高興。

“不苦!“崔九剛說了兩個字眼淚就奪眶而出,又迅速擦干眼淚,從懷里取出一份計劃書放在云燁的桌子上,眼神熾熱。

云燁沒去翻計劃書,而是輕聲說:“不苦?怎么可能,且不說楚地環境的惡劣,就是那些彪悍的山民,就足以讓你們吃盡苦頭,多年以來,無數大大小小的宗族已經把山川湖泊劃歸自己,那里有多少姓氏,就會有多少勢力,你們是外來者,他們弄不懂你們要干什么,不知冇道大城建設好了之后對他們有多大的好處,不知道自己將來的子孫會受到這座大城的多少好處,只知道你們現在打算占他們的土地。

岳州原本就是一個魚米之鄉,可惜啊,好好的方被他們割據成大大小小的地方,不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小門小戶的自己單干,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把那片土地徹底開發出來?!?/p>

一說這些崔九立刻就忘記了自己的目的,紅著眼睛說:“先生說的極是,我們對他們宣揚了建城的好處,可是那些朽老,就是搖著頭說聽不懂,給他們分發了一些羊羔,轉眼間就被他們吃掉了,然后問羊羔子哪里去了,都說從來沒見過。

岳州的官員們也不配合,他們一個個尸位其上,關夫子被刁民打的頭破血流,他們也不聞不問,吊著手看笑話,關夫子冇彈劾他們的文書被吏部的一位侍郎截下,說什么自己無能駕馭下官,還有臉彈劾,真是無能之極,他當年在岳州任職的時候,那些官員可都是能干的能吏,如果出錯,定是關庭瓏能力不及所致?!?/p>

云燁敲著桌子說:“人家說的沒錯啊,你們連自己的手下都沒有搞定,憑什么開始制定新的建城計劃?建一座大城,需要的財力物力人力,那個數字有多么龐大你們沒有計算過?沒有整合自己手頭的力量就貿然出手,被揍都活該?!?/p>

“可是他們簡直愚昧的不可理喻!”看著崔九jī動地跳起來,云燁心里樂開了花,哈哈哈,終于有人說唐朝人愚昧不堪了,這個看法再也不是老冇子一個人的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唐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