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佳人續集:斯佳麗 第九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瑞特搖晃她?!安灰@樣,一只貓沒那么重要。馬廄在哪里,斯佳 麗?我們需要馬?!? “哦!你這蠢蛋!”斯佳麗說,她緊張的嗓音里含有濃厚的愛憐。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放開我!我必須找到貓咪——凱蒂·奧哈 拉,我叫她貓咪。她是你的女兒?!? 斯佳麗雙臂被十只手指緊緊鉗住?!澳愕降自诤f什么?”他想看 清她的臉,但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盎卮鹞?,斯佳麗?!比鹛卦? 度搖晃著她。 “放開我,你這該死的家伙!現在沒時間解釋。貓咪一定躲在某個 地方,可是天這么黑,她又孤零零一個人。放開我!瑞特,有什么問題 以后再問,現在這些都不重要?!彼辜邀愊霋昝撍?,無奈他的手太有力 了。 “對我來說很重要?!彼穆曇粢蚪辜倍兊么謫?。 “好啦!好啦!你該記得我們遇到暴風雨的那次航行,后來我在薩 凡納發現有了身孕,而你沒去找我,我很生氣,就沒立刻告訴你,我怎 能知道你沒等聽說孩子的事就娶了安妮呢?” “哦!我的天??!”他嘆了一聲,放開斯佳麗?!八谀睦??”他 問道?!拔覀儽仨氄业剿??!? “我們會找到她的,瑞特。門邊桌上有一盞燈,劃根火柴就能找到?!? 火柴黃色的火苗正好燃燒到他們找到那盞銅煤油燈,并將它點燃, 瑞特把它舉高?!皬哪睦镎移??” “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我們開始找吧!”斯佳麗快步領他穿過飯廳 和晨間起居室?!柏堖?!”她喚著,“小貓咪!你在哪里?”她的聲音 很有力,但不再歇斯底里,這樣才不至嚇壞小姑娘?!柏堖?。?!? “科拉姆!”羅莎琳·費茨帕特里克尖叫。她從肯尼迪酒館跑入英 **隊里,推擠著往前鉆,然后朝倒臥在寬街中央的科拉姆尸體撲去。 “不要開槍!”一名軍官叫道?!笆莻€女的?!? 羅莎琳跪在尸體旁,雙手覆住科拉姆的傷口?!鞍 ?!”她嗚 嗚哀號,身體不住地左右晃動。槍聲停止了,士兵紛紛把頭轉開,這是 對她的悲傷最起碼的尊重。 她用沾著科拉姆鮮血的溫柔的手指合上他的眼瞼,用蓋爾語輕聲道 別,然后握起悶燒的火炬一躍而起,揮動它讓火焰復燃,火光下她的臉 極其駭人。在士兵未來得及開槍之前,她已一溜煙閃進通往教堂的通道。 “為愛爾蘭和它的烈士科拉姆·奧哈拉!”她勝利地高呼著,跑進火藥 庫,揮舞火炬。沉寂片刻后,教堂石墻碎片隨巨大的火球和震耳欲聾的 巨響噴向寬街。 天空被火光照得比白晝還亮?!拔业奶彀?!”斯佳麗驚愕得透不過 氣來。她用兩手掩住耳朵狂奔,呼喊貓咪,一個接著一個的爆炸聲傳出, 整座巴利哈拉鎮陷入火海。 她與瑞特跑上樓,沿著走廊來到貓咪的房間?!柏堖?,”斯佳麗一 次次地叫喚,試圖不讓恐懼占據她的聲音?!柏堖??!眽ι系膭赢媹D片 在燈火下呈現橘黃色,熨過的桌布上擺著茶具,被單平平整整地鋪在床 上。 “廚房!”斯佳麗說,“她喜歡去廚房玩,我們下去瞧瞧?!彼? 步走回走廊,瑞特跟在她后面。穿過放食譜、帳薄和婚禮請柬名單的起 居室,穿過通往費茨太太房間的廊道的門,斯佳麗在廊道中間突然停住。 她將上身傾向扶欄?!靶∝堖?,”她輕喚,“如果你在下面的話,請你 回答媽媽,事情很緊急,小乖乖?!彼3制届o的口氣。 橘黃色燈光照出爐子旁掛在墻上的銅制平底鍋,爐床內堆著發出紅 火的泥炭。偌大的廚房內布滿陰影,靜悄悄地沒有一絲聲響。斯佳麗豎 起耳朵,睜大眼睛。她正準備轉身,突然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說:“貓 咪的耳朵好痛?!迸?!謝天謝地!斯佳麗欣喜萬分。冷靜!保持冷靜。 “我知道,寶貝,那些聲音很大很可怕對不對?!你捂著貓咪的耳 朵,我現在就從另一邊繞下去,你等我好嗎?”她若無其事地說道,仿 佛真的沒什么好怕的。扶欄在她緊握的手中顫動。 “好的?!? 斯佳麗打個手勢,瑞特隨她靜靜地沿廊道穿過門,她輕輕地掩上門。 這時她開始發抖?!拔艺婧ε?,害怕他們把她抓走或是傷害她?!? “斯佳麗,聽著,”瑞特說?!拔覀兊每禳c了?!睆某ㄩ_的窗戶可 以看到車道盡頭有一團微動的火光,一大群人持著火炬正往這里逼進。 “跑!”斯佳麗說。天空的火光照映出瑞特能干、堅強的臉,現在 她終于可以看清他,可以依靠他。貓咪安全了。他扶著她的手臂,催促 她加快腳步。 下了樓梯,他們跑過舞廳。頭頂上方的塔拉英雄圖映著火光栩栩如 生。通往廚房側翼的柱廊閃著炯炯亮光,他們可以聽到遠處憤憤的怒吼 聲。斯佳麗關上廚房門?!皫臀野验T閂上?!彼鴼庹f。瑞特從她手 中接過鐵閂,把門閂上。 “你叫什么名字?”貓咪問,她從爐邊陰影處走出來。 “瑞特?!彼粥牡鼗卮?。 “你們兩個以后再作朋友,”斯佳麗說?!霸蹅兊萌ヱR廄才行。有 扇門和菜園相通,不過它的圍墻很高,不知道有沒有另一扇門出去。你 知道嗎,貓咪?” “我們要逃跑是不是?” “是的,小貓咪,弄出那些可怕聲音的人要傷害我們?!? “他們有石頭嗎?” “很大的石頭?!? 瑞特找到通往菜園的門,探出頭?!斑@樣吧!斯佳麗,我把你舉到 肩上,你爬上墻頭,我再把貓咪遞給你?!? “也行,不過也許還有其他的門。貓咪,時間緊迫,你知道墻上有 門嗎?” “有?!? “很好,把手交給媽媽,咱們走?!? “去馬廄?” “是的。走吧!貓咪?!? “走地道會比較快?!? “什么地道?”斯佳麗的聲音開始不穩定。瑞特走回廚房,摟住她 的肩。 “通往下人邊房的地道。那是給仆人使用的,這樣他們才不會從窗 口看到我們在吃早餐?!? “真可怕!”斯佳麗說,“早知道——” “貓咪,請帶你母親和我去地道,”瑞特說?!澳憬橐庾屛冶持? 嗎,還是你想自己跑?” “如果趕時間的話,你最好背我,我跑得比你們慢?!? 瑞特蹲下身,伸出雙臂,他女兒信任地走向他的懷抱。他珍惜這短 暫的擁抱,小心翼翼地避免把她抱得太緊?!芭赖轿冶成蟻?,貓咪,抱 住我脖子,告訴我該怎么走?!? “經過壁爐。那扇門是開著的。那是碗碟洗滌室。地道的門也是開 著的。媽媽去都柏林時,如果我想要出去,我就打開它?!? “算了吧!斯佳麗,要罵人等以后再罵,我們這兩條賤命想要保住, 全靠貓咪了?!? 有著高鐵窗的地道,光線暗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可是瑞特健步如 飛,一點也不磕絆。他雙臂彎曲。雙手握住貓咪的膝蓋,像馬一般飛跑, 貓咪在他背上震晃,興奮得尖叫。 我的天!我們的生命危在旦夕,這個人還有興致玩騎馬游戲!斯佳 麗真是哭笑不得。人類史上可曾有過像瑞特·巴特勒這么癡愛小孩的男 人? 從下人邊房,貓咪指引他們通過一扇門,進入馬廄圍欄。馬似乎也 處在極度驚恐狀態,舉蹄嘶鳴、踢踹馬房的門?!鞍沿堖渥ゾo,我要放 它們出來?!彼辜邀惣逼鹊卣f。巴特·莫蘭的遭遇她記憶猶新。 “你來抱她,我去放馬出來?!比鹛匕沿堖浞湃胨辜邀悜阎?。 她走入地道?!靶∝堖?,媽媽去幫忙把馬放出來,你一個人在這里 乖乖的等一會兒,好不好?” “好,就等一會兒,我不要‘國王’受到傷害?!? “我會送它去一個好牧場。你是勇敢的姑娘?!? “是的?!必堖湔f。 斯佳麗跑到瑞特旁邊,一起把所有的馬放走,除了彗星和半月?!皼] 有馬鞍也行?!彼辜邀愓f?!拔胰グ沿堖鋷??!彼麄兛吹侥没鹁娴年? 伍已進入大公館。突然一條火舌竄上一條窗簾。瑞特在安撫馬的同時, 斯佳麗跑進地道。當她抱著貓咪跑回來,他已跨坐在彗星背上,一手抓 住半月的馬鬃,怕它跑掉?!鞍沿堖浣o我?!彼f。斯佳麗把女兒交給 他,爬上騎馬臺,跨上半月。 “貓咪,你指給瑞特去淺灘的路,我們要去佩琴的家,就是我們常 常走的那條路,記不記得?然后走亞當斯城的路去特里姆。路不遠。旅 館里會有茶和糕點,不要在路上晃蕩。你為瑞特引路,我會跟上來??? 走!” 他們在樓塔前停下來?!柏堖湔f她要請我們去她的房間?!比鹛仄? 靜地說。從他的寬肩望過去,斯佳麗看到火焰卷上天空。亞當斯城也燒 了起來,他們的后路已被切斷。她跳下馬背。 “他們就在后面?!彼f。她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了,危機迫在眉 睫,反而不覺得那么緊張?!疤聛?!貓咪,再像只猴子一樣爬上繩梯?!? 她和瑞特先放掉彗星和半月,讓它們沿河岸跑走,然后跟在貓咪身后爬 上繩梯。 “拉上繩梯,他們就抓不到我們了?!彼辜邀惛嬖V瑞特。 “但是那樣他們就會知道我們在這上面?!彼f?!拔铱梢該踝∷? 們,不讓他們過來;他們一次只能上來一個。別出聲,他們走近了?!? 斯佳麗爬進貓咪藏身的小洞,把她的小女兒緊緊摟進懷中。 “貓咪不怕?!? “噓!寶貝,媽媽可是被嚇壞了?!? 貓咪用手捂住格格的笑聲。 人聲和火炬越來越近。斯佳麗聽出了愛吹牛的鐵匠喬·奧尼爾的聲 音?!拔也皇窃缯f過,英國人如果膽敢侵入巴利哈拉,我們就會殺得他 們片甲不留?你們有沒有看到我舉起手時他的那副表情?我對他說:‘如 果你曾經信奉過任何一個神——我是很懷疑的——準備在他懷中安息 吧!’然后我就像殺一頭肥豬般地拿刺刀戳他?!彼辜邀惿焓治孀∝堖? 的耳朵。我勇敢的小貓咪現在一定怕極了!她從來就不曾這般緊偎著我。 斯佳麗在貓咪頸間吹氣,小乖乖,小乖乖,左右搖著她的寶貝,仿佛她 的兩只手臂是搖籃堅固的護欄。 其他聲音蓋過了奧尼爾的吹噓?!拔依显缯f過奧哈拉族長已經投靠 英國人了,不是嗎?。?!薄笆前?!你是說過,布倫丹,那時我還傻呼 呼地跟你爭論呢。。?!薄澳銈冇袥]有看到她跪在那個穿紅外套小子的 身邊?。?!薄皹寯肋€算太便宜她了,應該用條繩子把她吊死。。?!? “燒死她,我們要放火燒。。?!薄皫頌碾y的丑嬰兒才是我們應該燒 死的人,那個黑小孩詛咒了奧哈拉族長。。?!薄霸{咒田地。。詛咒云 和雨。?!薄俺髬雰?。。丑嬰兒。。丑嬰兒。?!彼辜邀惼磷?。那些 聲音是這么近,這么無人性,就像一群野獸的怒吼。她看著繩梯入口旁 陰影中瑞特的身影,感覺出他全身繃緊。他會殺死任何想爬上繩梯的人, 可是他如果暴露了自己又怎能擋住子彈呢?瑞特。哦!瑞特,你要當心。 斯佳麗整個人頓時沉浸在幸福中;瑞特終于來了,他是愛她的。 人群在樓塔前停了下來?!八?。。他們在塔里面?!焙鹇曄瘾C犬對 著死狐貍狂吠的聲音。斯佳麗的心跳在她耳膜內怦怦震響。奧尼爾的聲 音蓋過了其他人。 “。。不在那里!繩子還掛在那里。?!薄皧W哈拉族長是個聰明人, 她想故意瞞過我們?!绷硪粋€人反駁道,隨后所有的人都爭論起來。。。 “你爬上去瞧瞧,登尼,繩梯是你做的,你清楚它的牢度。?!薄澳阕? 己為什么不上去,戴夫·肯尼迪,這個主意是你想出來的。?!薄俺髬? 兒在那上面跟鬼魂說話,他們真的在說話。?!薄八€吊在那里,眼睛 睜得大大的,活像一把刀子向你刺來。?!薄拔依蠇屧谌f圣節前夕看到 他,上吊的繩子就拖在身后,被繩子掃過的草木立即焦枯干萎。?!薄拔? 感覺背脊涼颼颼的,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薄翱墒羌偃鐘W哈拉族長 和丑嬰兒真的在上面呢?她們把我們害得這么慘,一定得殺死她 們。?!薄奥I死她們,不是跟燒死她們一樣嗎?鄉親們,去把繩子 燒了,她們若想下來,就得摔斷脖子!” 斯佳麗聞到了燒繩子的味道,她真想高興地大叫。他們安全了!沒 有人可以爬上來了。明天她就用地上的鋪被撕成一條條,做成繩子。劫 數過去了,等天一亮,他們一定有辦法去特里姆。他們安全了!斯佳麗 緊咬著唇,以防笑出聲、哭出聲或叫喚出瑞特的名字,讓她的喉嚨感覺 出瑞特的存在,聽到空中回蕩著瑞特的名字,聽他低沉可靠、帶笑的回 音,聽他的聲音叫喚她的名字。 過了很久,人聲、靴子聲才完全消退。就連瑞特也沒有出聲。他靜 靜靠向斯佳麗和貓咪,將母女倆擁入強壯的懷抱。這就夠了。斯佳麗頭 貼著他,這就是她所要的一切。 又過了很久,貓咪沉重、松軟的身體告訴斯佳麗她已經睡著了,斯 佳麗輕輕放下貓咪,替她蓋上被子,然后轉向瑞特,雙臂摟住他的脖子。 他的唇貼在了她的唇上。 “就是這種感覺,”親吻結束后,她顫抖的聲音低喃?!鞍吞乩障? 生,你真讓我喘不過氣來?!? 無聲的笑在他胸中隆隆作響。他掙脫出她的摟抱,輕輕地從她身邊 離開,“離孩子遠一點。我們必須談談?!? 瑞特低沉、平靜的聲音并沒有吵醒貓咪。他替貓咪掖緊了被子,“到 這里來,斯佳麗?!闭f完便退出了壁龕,向窗邊走去。映著天邊的火光, 他的側影像只鷹。斯佳麗緊隨在后,他只需喊出她的名字,她愿意跟他 到天涯海角。沒人能像瑞特那樣叫她的名字。 “我們會離開這里的,”她站在他身邊自信地說道?!芭椎男∥? 旁有條密道?!? “什么小屋?” “她其實不是女巫,至少我認為不是,反正那也無關緊要。她會帶 我們找到那條路?;蛟S貓咪也能認識一條路,她每天都在樹林里晃蕩?!? “有什么事是貓咪不知道的嗎?” “她不知道你是她父親?!彼辜邀惪吹剿榫o了下顎。 “你一直把我矇在鼓里,哪天我得好好打你一頓?!? “本來我是想告訴你,可是你不給我機會!”斯佳麗激動地說道。 “我以為你的離婚申請絕對無法獲準,不料你卻神通廣大,而在我回美 國前,你卻又娶了別人。你要我怎么辦?一臉憔悴地抱著裹在圍巾里的 嬰兒,在你家門前徘徊?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你真壞!瑞特?!? “我壞?你不告而別、音訊全無,還敢怪別人。我母親為你急出了 重病,如果不是你尤拉莉姨媽告訴她你在薩凡納,她恐怕也好不了?!? “可是我留了字條給她呀!我愛埃莉諾小姐,我絕對不會故意讓你 母親擔心的?!? 瑞特托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轉向窗口閃爍不定的絢麗光線。驀地 他低頭吻她,雙手緊緊地將她抱在胸前?!巴瑯拥氖虑橛职l生了,親愛 的、性急的、執拗的、美麗的、令人又愛又氣的斯佳麗,你知不知道我 們以前已經歷過一次相同的磨難?不領會對方的暗示,錯失機會,以后 我們不要再有誤會,我們必須制止這種事情,我已經老得經不起另一次 折磨了?!? 他將他的唇、他的笑聲埋入斯佳麗糾結的發絲里。斯佳麗閉上眼, 依貼在他寬闊的胸前。塔里是安全的,瑞特的懷抱是安全的,她終于可 以松口氣了。疲倦、軟弱的淚水簌簌滾落臉頰,雙肩隨之耷拉了下來。 瑞特緊緊抱著她,摩挲著她的背。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瑞特的手臂帶著欲求**了,斯佳麗感到一種 新的、戰栗的活力在她體內奔竄。她仰起臉,四片嘴唇立時貼在一起, 陣陣喜悅淹沒了對休息或安全感的需求。斯佳麗用手梳著瑞特濃密的黑 發,倏而又揪住他的頭發,把他的頭往下拉,將他的唇緊緊貼在她的唇 上。直到她覺得眩暈,同時又感覺到堅強、充沛的生命力。但為了怕吵 醒貓咪,她只得把欣喜的狂叫強抑在喉嚨里,不敢爆發出來。 當兩人的吻愈來愈激切,瑞特倏地離開,緊抓著窗臺的指關節泛白 發青,呼吸短促?!澳腥说淖灾屏σ彩怯袠O限的,我的小乖乖,”他說, “而唯一比潮濕的沙灘更不舒服的地方,就是石板地了?!? “說你愛我?!彼辜邀愐蟮?。 瑞特咧嘴笑了笑?!澳阍趺磿心欠N念頭。我之所以常常搭那些鏘 軋鏘軋響的汽船來愛爾蘭,只是因為我愛極了這里的氣候?!? 她哈哈大笑,然后雙拳捶著他的肩膀?!罢f你愛我?!? 瑞特鉗住她的手腕?!拔覑勰?,你這個被寵壞的鄉下婆娘?!? 他的表情霎時變得僵硬?!叭绻莻€可惡的芬頓膽敢把你從我身邊 搶走,我就宰了他?!? “哦!瑞特,別蠢了!我根本不喜歡盧克·芬頓。他是個可怕的冷 血怪物,我之所以答應嫁他,是因為我以為我已經永遠失去了你?!比? 特懷疑地揚起眉毛,迫她繼續說下去?!斑?!我是有點喜歡倫敦。。做 一個伯爵夫人。。而且嫁給他,把他的錢全掏給貓咪,正好可以報復他 對我人格的羞辱?!? 瑞特的黑眼珠閃著好笑的神采,低頭親她被鉗住的雙手?!拔乙恢? 都在想你,”他說。 斯佳麗和瑞特并肩靠坐在冰硬的石板上,握著彼此的手,長談了一 整夜。瑞特對貓咪的好奇永遠得不到滿足,而斯佳麗也樂意告訴他,并 且看到他在得知了貓咪的所有一切后油然升起的驕傲模樣,更是高興。 “我會使盡全力讓她愛我更甚于愛你?!彼娴?。 “你一點兒機會都沒有,”斯佳麗自信地說?!拔液拓堖浔舜讼嘀? 甚深,她絕不能忍受被當成小孩子般看待和你的溺愛?!? “那么彼此尊重的愛呢?” “哦!那種愛她才不稀罕,因為我所給她的已經太多了?!? “咱們等著瞧,我對付女人很有一套,大家都這么說?!? “她對付男人也自有一套,不消一星期,你就會對她俯首帖耳。曾 經有個叫比利·凱利的小男孩——哦!瑞特,你猜發生了什么事?阿希 禮結婚了。還是我牽的紅線呢!我把比利的母親送去亞特蘭大。?!睆? 哈麗雅特·凱利的故事引出了印第亞·韋爾克斯終于嫁出去的消息,又 引出了羅斯瑪麗仍舊單身一人的消息。 “很可能一輩子都不嫁羅!”瑞特說?!八卩嚹獱柎a頭農場花了 大把鈔票強把稻田一一復耕,和朱莉婭·阿希禮愈來愈像了?!? “她快樂嗎?” “簡直是如魚得水。如果能讓我早些離家,她寧愿親自幫我收拾行 李?!? 斯佳麗的眼神里滿是疑問。是的,瑞特說過,他已經離開查爾斯頓 了。他以前總以為回到故鄉就能安心滿足地過了下半輩子,但是他錯了。 “我還會回去,畢竟我還是查爾斯頓人,那里是我的根,不過只是去探 親訪友,不會長住?!彼麌L試過,也告訴過自己他需要的是平靜的穩定 的家庭生活和傳統,可是最后卻徒增有如雙翅被斷、無法自由翱翔的痛 苦。他迷戀土地,迷戀先祖,迷戀圣西西利亞舞會,迷戀查爾斯頓。他 愛查爾斯頓,天知道他有多愛它,愛它的美、它的優雅、它那略帶咸味 的和風以及面對失落與殘敗的勇氣。但那還不夠。他還需要挑戰、冒險, 需要那種突破封鎖線的刺激。 斯佳麗靜靜地嘆了口氣。她恨查爾斯頓,而且確信貓咪也會恨那地 方,還好瑞特不準備帶她們回那里去。 她小聲問起安妮。瑞特的沉默仿佛持續了很久,才滿懷懊悔、遺憾 地說道:“她應該找個比我更好的男人,上天應該賜予她更好的命運。 安妮是外柔內剛的人,她的勇氣和力量足以讓每一個所謂的英雄都自慚 形穢。。那段時間我簡直快瘋狂了。你不告而別,沒人知道你的下落, 我相信你是在懲罰我,也是在懲罰你自己。為了證明我不在乎你的離去, 我毅然訴請離婚,就像分割手術一樣,一刀兩斷?!? 瑞特茫然凝視。斯佳麗靜靜等他說下去。他說他希望沒傷害到安妮。 他搜索記憶、自摸良心,自省沒有故意傷害的企圖。她太年輕,愛他太 深,以致沒察覺到溫柔和慈愛只是一個男人的愛的影子。他永遠不知道 娶了她應該接受什么樣的責罰。她的生活是那樣快樂。世上最不公平的 事,就在于毋需付出太多,便可以讓天真、善良的人得到快樂。 斯佳麗把頭倚在他肩上?!白屢粋€人快樂需要付出許多,”她說。 “我在生貓咪之后,才醒悟到這個道理。我不懂的事太多太多了,從某 方面來說,我向她學到了東西?!? 瑞特的臉頰貼著她的頭?!澳阕兞?,斯佳麗,你長大了,我必須從 頭開始了解你才行?!? “我也必須學著去了解你,以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不曾想 過要去了解你,這一次我會用心去做,我保證?!? “別太用心,你會把我搞得筋疲力盡的?!比鹛剌p聲低笑,親了親 她的額頭。 “不要嘲笑我,瑞特·巴特勒,不,還是繼續吧!我喜歡你的嘲笑, 哪怕每次都會被你氣瘋?!彼辜邀愋崃诵峥諝??!跋掠炅?,火應該很快 就會被澆熄。等太陽升起后,我們便可以知道還剩下什么東西?,F在最 好先睡一會兒。再過幾個小時,會有很多事要忙?!彼念^舒舒服服地 靠在他的頸窩里,打起哈欠。 斯佳麗睡著后,瑞特把她抱在懷中,再坐到地上,就像斯佳麗抱著 貓咪那樣。在古老的石塔外圍,溫柔的愛爾蘭細雨織就了一幅靜謐的簾 幕。 日出時分,斯佳麗微微扭動了身子,幽幽醒來。一睜開眼睛,首先 看見的是瑞特胡子拉碴、眼窩凹陷的臉。她心滿意足地笑了,伸了伸懶 腰后又輕聲喊痛?!拔矣X得全身酸痛,”她皺眉抱怨道,“而且餓死了?!? “堅持不懈者,你的名字叫女人?!比鹛氐吐曊f道?!捌饋?,親愛 的,你快把我的腿坐斷了?!? 他們躡手躡腳走向貓咪的藏身處。光線雖然很暗,但他們可以聽到 她細微的鼾聲?!八粞鏊脑?,嘴巴就會張開?!彼辜邀愋÷曊f道。 “真是個多才多藝的小孩?!比鹛卣f。 斯佳麗忙伸手掩住她的笑聲,隨后又拉起瑞特的手走到一扇窗口。 眼前盡是一片凄涼慘象,四面八方升起的黑煙,弄臟了玫瑰色的清凈天 空。斯佳麗的眼睛里噙滿了淚。 瑞特摟著她的肩?!拔覀兛梢詫⑺耆亟?,親愛的?!? 斯佳麗眨了眨眼睛,將眼淚眨掉?!安?!瑞特,我不想重建,貓咪 在巴利哈拉不安全,我想我也不安全。這里是奧哈拉家的土地!我不會 賣掉,也不會放棄。但是我也不想再要另一棟大公館或另一座小鎮。我 的堂親自會去找些農夫來耕地。不管發生過多少槍殺焚燒的不幸事件, 愛爾蘭人永遠不會放棄對土地的眷戀。爸常告訴我,土地之于愛爾蘭人, 就像母親那般重要。 “可是我不再屬于這里了,或許我從來就不曾屬于這里過,否則我 也不會老愛往都柏林跑,四處去參加家庭聚會和狩獵。。我不知道我究 竟屬于哪里,瑞特,我甚至回到塔拉都不再有家的感覺了?!? 大出斯佳麗的意外,瑞特竟然在笑,而且笑得很開心?!澳銓儆谖?, 斯佳麗,你到現在都還沒有認清這點嗎?這個世界的每一處都是我們的 落腳處。我們都不是適合家居生活的人,我們是探險家,冒險家,突破 封鎖線的人。沒有了挑戰,我們的生命便只剩一半。我們可以到任何地 方去,只要我們在一起,每一個地方都屬于我們。但是,小乖乖,我們 絕對不屬于任何地方。別人也許安土重遷,但我們不是?!? 他俯視著她,嘴角蕩漾著笑意?!拔乙阍谖覀冮_始新生活的第一 個早晨對我說實話,斯佳麗,你是全身心地愛我,抑或只是因為得不到 我才要我?” “哦!瑞特,你怎么能說這種讓人厭惡的話!我當然是全身心地愛 你,而且永遠永遠愛你?!? 斯佳麗在回話前瞬間的猶豫,只有瑞特能夠聽得出來。他把腦袋往 后一仰,哈哈大笑起來?!拔易钭钣H愛的,”他說,“我可以預料我們 的生活絕不會枯燥乏味,我已等不及要出發了?!? 一只骯臟的小手扯住他的褲管。瑞特低頭往下看。 “貓咪要跟你們去?!彼畠赫f。 瑞特將貓咪舉到肩上,眼中閃爍著父愛的光芒?!皽蕚浜昧藛?,巴 特勒太太?”他問斯佳麗?!胺怄i線正等著我們呢!” 貓咪興奮地哈哈大笑,她看著斯佳麗,那雙眼睛因即將吐露的秘密 而熠熠發亮?!芭f繩梯藏在我的墊被底下,媽媽,格雷恩要我小心保存 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亂世佳人續集:斯佳麗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