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風流傳 第六回:素女九法交連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其實愛撫分肉體及心靈,蔡琰之前,曾多次嘗試誘導衛仲愛撫自己,可是卻因他重病在身,始終未曾使蔡琰像今次般,出現陰核高氵朝而興奮無比;不過連她也不知,其實自己內心一直怪衛家欺騙,與家姑關系勢成水火,更嫌棄病至不能人道的丈夫,特別是洞房之夜,被噴至下體全是鮮血的恐怖記憶,肉體愛撫如何做足,但缺乏心靈愛撫,試問如何能達到高氵朝?

    而對于相識達五年的張柏,收信后多月來對他的思念、等待,加上日間的諒解,憶起少年時一生最寶貴的美好回憶,對新寡的蔡琰來說,無疑是最佳的心靈愛撫;且張柏習慣聽從蔡琰教導,又手巧聰靈,比放不下自尊的衛仲,在肉體愛撫的技巧上,勝過何止十倍?

    首次嘗到陰核高氵朝,興奮莫名而捵床捵席的蔡琰,于張柏脫衣時已回復一點清明,看到自幼習武的他,比亡夫堅實、好看得多的肌肉,立感心搖神迷,可是當張柏脫去褲子,露出正慢慢充血中,一彈一彈,將扯未扯之陽物,立時抿嘴一笑,又感驚訝:這處竟是如龐大?是柏弟有過人之長,或只是亡夫太軟太弱?

    看到蔡琰呆呆看著自己出神,張柏催曰:「昭姬姐快“交”(故意把教音讀歪成交)。[   ]」

    嫣然一笑的蔡琰曰:「還未可“交”,男有四至:玉莖怒張,蓄力可發,戰志高昂;怒而硬大,肌力充足,軍容壯大;大而堅硬,筋力充足,磨拳擦掌;硬而熱燙,內力充足,烈火沸鼎;方可交合?!?br />
    蔡琰說話同時,以纖巧玉手,熟練地溫柔撫搓張柏還未全硬的那兒,又把包藏龜頭的包皮翻出,細心清理一些內藏污垢,間中更張開櫻桃小嘴,并用丁香小舌,輕輕吻吮舔撩,彷如以蕭吹奏柔情一曲。

    隨著下體轉來陣陣快意,張柏已進入怒龍狂張之勢!蔡琰更覺心驚,又感興奮,以前再努力十倍吹弄衛仲,最多只有半軟不硬,四至中連一至也未達;不過明知張柏無經驗,不敢過份刺激以免走火,特別是聽到他輕哼呻吟,便即停止挑逗;張柏心急催問:「現四至、八氣皆齊,如何交法?」

    蔡琰曰:「素女經有九法,第八法“魚接鱗”:男正偃臥,女跨其上,兩股向前,安徐向之,微入便止,繩授勿深,如兒含乳,使女獨搖,務令持久,女快男退?!?br />
    滿臉期待的張柏平躺在床,雙腿伸直;蔡琰示意他別動,之后跨坐到他大腿與跨骨間,纖手緊握他的陽具,只覺粗怒大堅燙,如握火柱,臀股前移,以還在流汁的陰唇對準,徐徐以陰唇吞夾龜頭,但淺插即止,像小兒含著乳頭一樣。

    龜頭被吞的張柏只覺非常刺激,那溫熱、柔軟、緊窄的滋味實難以言喻,他當然不知,這招魚接鱗其實蔡琰已在衛仲身上,反復研究試行了多次,已完全掌握當中的竅門。

    感到興奮的張柏,不甘心只有龜頭被包含,早忘記蔡琰示意他別動,突然大力向上撐頂!

    本欲繼續輕磨的蔡琰,突覺下體傳來撕裂之痛!不過由于之前八氣充實,陰道內淫水滿得早從處膜之小孔涌出,被初次破瓜,倒沒有太難受之感,再加上終止確定自己非石女,內心暗覺竊喜。

    看到蔡琰俏臉上流露痛楚表情,張柏不禁滿面擔憂之色,內疚自己貪圖一頂之樂,便弄痛愛人,立時把插入半條的陽具退出,只保留龜頭仍被包含,看到陽具帶出絲絲處子之血,臉上歉意更濃;蔡琰見狀,內心大喜,心知對方是真心喜歡自己,非當泄欲器皿,什么痛楚也拋諸腦后。

    飽嘗婚后兩年想要又得不到,初嘗真正交合的蔡琰,很快便適應下陰痛楚,保持淺交狀態,徐徐搖動,陰道口壁還產出絲絲快感。

    只覺龜頭傳來源源快意的張柏,雖覺該是整根插入最爽,但怕弄痛蔡琰,便全心享受由她主動,淺插帶來的快感,加上目睹蔡琰的一對淑乳,在擺動中不停搖晃,飽覽乳波臀浪,已覺目不暇給,忍不住雙手齊出,揸捏這對已迷戀三年,軟滑彈手的淑乳,不斷搓揉。

    原來此招魚接鱗,確實該為徐徐淺插,以維持較長交合時間,蔡琰是避免首嘗交合的張柏,不會因過度刺激而早泄;同時亦可使剛破處的自己快點適應,實用心良苦;且全由細心溫柔的女方主動,更特顯此招的旖旎細膩,絲絲入扣,而精通音韻的蔡琰,更把節奏掌握至妙不可言。

    始終還是首次交合的張柏,龜頭被吞磨包含了一會(兩分鐘),只覺水乳交融,如魚得水,雙手亦感溫軟滿握,頓覺魂飄上天,意亂情迷,興奮不已,有種想射沖動!蔡琰見狀立即站起,息鑼停鼓,曰:「交接之旨,多御少泄?!?br />
    明白蔡琰不想太快完事,希望多干幾次,張柏盡量使自己冷靜,并問其余八法;蔡琰答曰:「龍翻、虎步、猿博、蟬附、龜騰、鳳翔、免吮毫、鶴交頸?!?br />
    看到張柏聽到鶴交頸的名稱感有趣,蔡琰解曰:「第九法〝鶴交頸〞:男正箕座,女跨其股,手抱男頸,男抱女尻,助其搖舉,玉莖剌麥,女自感快,精液流溢,齒中其實,女快乃止?!?br />
    經過一論講解,張柏本是蓄勢待發的陽具,已點頭了解,蔡琰心知是繼續之時,便讓他半跪半坐,雙膝打開,然后自己跨騎在他大腿之上,雙腿大張撐床,雙手環抱他頸肩,而張柏則以雙手捧托她的挺臀,互相慢慢配合對位,以龜頭在陰唇內外磨來擦去,特別是刺激蔡琰的陰核與包皮位置,使這處如麥脫外殼。

    事實上,蔡琰算是首次嘗試這招,以前一次與衛仲欲試,可是還未就位他已一咳,蔡琰便害怕他會直接噴血到自己臉上眼里;不過今次面對張柏,蔡琰當然無須擔心對方咳血,可以完全融入交合的享受之中。

    今次張柏的陽具一直只在洞外磨擦,故沒有剛才被包含般刺激,生出想射的沖動;不過面貼面般相互摟抱,一時面頰交貼,一時情深濕吻,兩舌相纏,互吸唾液,其樂也融融,別有一翻溫馨醉人,甜絲絲的滋味;且看到蔡琰眉宇間漸漸興奮的陶醉樣子,加上乳搖蒂晃,說不出的旖旎甜蜜。

    而對于像張柏與蔡琰這般互有情意的俊男美女,這招鶴交頸更產生一種心身相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彷佛天地間只有兩人的難喻妙處。

    陰核不停被愛郎龜頭刺擦的蔡琰,溫馨旖旎感受比張柏更強,不一會便再次陷進陰核高氵朝的快感之中,陰道口強烈地一張一合如鯉魚嘴,內里更傳出一道接一道的抽搐快感,忍不住高聲呻吟:「哦~俞鼠好爽……要噴!噢~~!」,便從陰戶淋漓地噴出愛液!

    (注:俞是空的小船,鼠是四足獸,俞鼠即放進舟形祭器作犧牲的四足獸,古代亦解作陰核,除形態近似,獸困舟中掙扎的動態更維妙維肖。)

    見精液流溢,張柏立知是齒中其實之時,雙手把蔡琰的玉臀抬高一些,并把她的陰戶口對準龜頭,便把這汁液淋漓的陰道套入;而此刻蔡琰陰道內的抽搐余波未了,張柏只覺比一第次進入時更覺刺激,乘異常濕滑,便把整根盡量插入!

    陽具插入大半條已頂入盡處花心,張柏心中好奇是蔡琰陰道太短?或是自己太長?雖不能整根全入,已非常滿足,特別是花心內還余熱汁噴至龜頭,實在說不出的暢快;立即雙手用力把蔡琰拋高,以便抽出部份陽具,之后再助她下墮,使陽具再一次深深插入至盡!

    至于花心被頂的蔡琰,因仍在陰核高氵朝之中,不單不覺難受,反而生出有別陰核的另一種興奮刺激,被拋插幾下,更覺高氵朝迭起,身不受控,如一堆爛泥般軟倒。

    面對懷中變軟的蔡琰,張柏很難繼續深插交合,幸好如此,否則他再拋插十下,不立即噴精完事才怪。

    張柏把嬌軀軟綿的蔡琰放躺床上,憶起曾見父母用男上女下的姿勢交合,心想此招蔡琰再如何軟倒,仍不影響交歡,立即催曰:「昭姬快教?!?br />
    呼吸急速,乳房起伏不定的蔡琰,好不容易才高氵朝暫退,對于張柏之催也不知該怒還是喜?不過自知已深深癡迷在這男歡女愛之中,呵氣答曰:「九法第一“龍翻”:女正偃臥,男伏其上,女舉其陰,玉莖剌轂,實攻其上,疏緩動搖,八淺二深,死往生返,勢壯且強,女悅其樂,如倡致閉?!?br />
    (注:轂本義為車輪中心的圓木,中有圓孔,可以插軸,古時可作陰道口解。)

    張柏趴伏蔡琰身上,雙手張開撐床,兩膝彎曲在她腿間,姿勢望之似龍;蔡琰陰戶挺起以迎,張柏先以龜頭刺戮陰核幾下,才沿陰壁上方,大力插進這濕漉燙熱的陰道內!

    詩云:愛做愛做愛連場,插穴插穴插不停。

    欲知后事如何,請看下回“床第高手此中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三國風流傳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 江苏快3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新疆体育彩票新11选5 华夏盛世基金怎么样 北京pk10技巧规律后8码 天津十一选五玩法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 七星彩开奖结果表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