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風流傳 第七回:床第高手此中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張柏采用八淺二深的插法:兩下疏緩搖動,像鰻魚游進,陽具橫向擺動,使蔡琰陰道兩壁都能感受龜頭沖突,兩下像蛭蟲走路一般,一上一下地縱著拱進;反復一次,八下淺插,再連續兩下大力直刺花心!此招龍翻中的“翻”,便是形容這龍根上下起伏,或左右摩擦的韻律動作。()

    本欲享受陰道四壁及深處帶來陣陣快感的蔡琰,卻聽到張柏公式念:「一,二,三……」

    蔡琰不禁差點笑翻,告曰:「無須固定,隨意便可?!?br />
    這招龍翻對張柏而言,全身壓著蔡琰,有種把她這大姐征服于胯下的暢快,而胸部壓著她的淑乳,小腹壓著她飽滿的陰阜,有種肌膚相親的觸覺快感;而對蔡琰而言,除了乳房及陰阜等生出壓迫磨擦的快感,更找到一個強壯體健,可供依靠的安全感,亦有種渴望兩年終于得償的滿足。

    插不多久(四分鐘多),張柏只覺陽具在蔡琰陰道壁內,被蠕動、緊縮、溫熱等刺激,便不自主地生出泄精之念;這時本該先行抽出,待它稍軟才再插入,即所謂死往生還,弱入強出,才合符持久,長做長有之道。

    可是蔡琰突然全身抽搐,渾身似爆,靈魂卻像要離體飛升,出現從未所有的陰道高氵朝,興奮極樂,同時陰道內強烈抽搐,緊夾陽具,花心噴出熱汁,喉嚨呻吟尖哼:「哦~噢~」

    受不住蔡琰如此高氵朝反應,張柏眼前一黑,全身舒暢,陽具夾雜一浪接一浪沖擊,彷如萬馬奔騰,終于射出一道接一道火燙陽精!

    正當張柏暢快地把最后一滴精華排出之時,突感體內真氣不受控制,在丹田氣海激蕩,立即使出天書中運功法門,引真氣到足少陰腎經,打通涌泉、然谷、太溪,……一直到神藏、彧中、俞府諸穴,練成太平要術第二層“天從人愿”!

    當張柏回復知覺,感官與從前好像略有分別,耳鼻觸覺更靈,身體更輕,腳上輕功大增;睜開眼睛,看物更為細致清晰,立時看到面露擔憂之色的蔡琰,正關心地瞪眼望著自己。

    張柏略為解釋什么事發生,蔡琰似有所想,赤身露體下床,往書卓找物;張柏還清楚看到從她私處,不停流出濃濃的白濁陽精,流經大腿再至小腿。

    蔡琰拿回蔡邕遺書,當中包括為張柏詳解天書中某些地方,原來在他跟張濟往中牟后,蔡邕才解開部份,死前交給蔡琰,而蔡琰兩年前忙于婚嫁,一直忘了轉交張柏。

    太平要術總綱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其中修身為武功修練,治國平天下則是連蔡邕也不懂的術數咒法、修真,而齊家一篇以前張柏完全不懂,可是經歷與蔡琰交合后,卻明白主要是夫妻交合之道,包括運功延遲射精、射后立時再起等;與交合用招,如田鼠翻土、混水揸乳、直搗花心、螞蟻探路、顛倒陰陽、地龍鉆洞、魚游窄溪、一柱撐天等,每招皆配以內力為輔,以加強效果及刺激性。

    當中又記載交歡二十七式,包括:蠶纏綿、龍宛轉、魚比目、燕同心、翡翠交、鴛鴦合、空翻蝶、背飛梟、偃蓋松、臨壇竹、鸞雙舞、鳳將雛、海鷗翔、野馬躍、驥騁足、馬搖蹄、白虎騰、玄蟬附、山羊對樹、昆雞臨場、丹穴鳳游、玄溟鵬翥、吟猿抱樹、貓鼠同穴、三春驢、三秋狗、羊上樹,部份與素女九法相同或小異,但花款更多且以玩樂為主。

    另外又包括男歡女愛的各式丹藥制煉法,包括:美女倒提金方、合歡散、旱苗喜雨露、飛燕喜春散、西施受寵丹、素女與王母、金槍不倒方、雙美丹、貼臍膏、長相思、四時雙美散、惹意牽裙散、金屋得春丹、神蜓壯陽露、三子丹、不倒丸、始皇童女丹、千金要方等。

    此刻初嘗交纏的張柏與蔡琰,不停討論齊家篇的這招那式,情到濃時,互相擁吻,好不溫馨,張柏笑曰:「立即成親,朝朝暮暮,樂此不疲?!?br />
    秀眉緊皺的蔡琰低聲曰:「昭姬答應為夫守寡三年,可多等兩年?」

    沒有答復的張柏,卻把“苦”字鑿于臉上;蔡琰輕吻他一口,笑曰:「期間朝暮,柏弟愿學,昭姬必教?!?br />
    心想這條件可接受的張柏,卻得寸進尺地曰:「吾不欲偷偷摸摸?!?br />
    蔡琰心想父親已死,無須顧及損他聲名,現張濟權傾朝野,不論蔡家或衛家也不敢得罪,曰:「蔡府之內,以姑爺之禮待?!?br />
    張柏心想只差拜堂行禮遲兩年,與蔡琰服藥避孕外,其余與已成親無分別,嗲曰:「現請昭姬再交?!?br />
    蔡琰曰:「先別急交,昭姬教汝,女子五征:臉頰暈紅,陽具附陰;乳頭堅硬,鼻間沁汗,則慢插入;喉干唇燥,吞咽唾液,陽具慢搖,擺動陰戶;陰道潤滑,陽具徐插;黏液流臀,漸漸抽出?!?br />
    講解同時,蔡琰加以示范,張柏看得過癮,便用心細觀她表征,記下合適插法,并以手指代替插入,又覺這比立即再干更有趣,便問五欲之事,蔡琰答曰:「女子五欲:屏息以待,欲被摟抱;口鼻張合,陰部需撫;身振抱男,欲望激增;汗流浹背,快感高氵朝;目閉陶醉,極度快感?!?br />
    張柏配合愛撫摟抱,并覺蔡琰扮作高氵朝之時,表情欲仙欲死,唯肖唯妙,銘記在心,再問十動。

    蔡琰答曰:「女子十動:兩手抱摟,陰部相觸;挺伸雙股,摩擦陰戶;張腹迎奉,望男射精;臀部拽動,已有快感;彎腳勾搭,望插更深;股腿相交,陰道內淫;腰向惻擺,左右搖弄;曲身依男,高氵朝之途;全身縱擺,四肢樂極;津液肆流,已達巔峰?!?br />
    期間蔡琰示范種種,張柏百般挑逗,引至她淫水長流,差點未能說完;之后蔡琰把張柏狠狠推倒床上,曰:「第七法‘免吮毫’,男臥伸腳,女跨其上,膝在外邊,女背頭向,手足處席,俯頭乃內,玉莖剌轂,手撫琴弦,女液流出,如泉欣喜,樂動其形,女快乃止?!?br />
    蔡琰一邊教,一邊背向張柏跨坐,雙膝跪在兩側,一手扶床,垂頭下望,另一手握陽具,以陰道慢慢吞噬,之后上下或左右搖擺臀部,使陽具在陰戶內沖突鉆動,姿勢有如玉兔吮舔細毛一般;其實此招該為蔡琰最熟練一招,因對衛仲之時,無須眼看他咳吐鮮血。

    而張柏除任由蔡琰在上主動,一手扶握股臀,除享受觸手快感,更協助她有節奏地擺晃搖曳,另一手繞到她身前私處,愛撫陰阜陰毛,間中伸指挑逗陰核,如彈奏琴弦,以增加蔡琰興奮快感。

    是夜二人連場激戰,盡試素女九法,樂不可支。

    自此之后,蔡府婢女稱張柏為姑爺,長住蔡琰香閨,日夜交歡,每天少則五至七次,多則十二、三次,卻常以太平要術“回精歸陽”之法,維持多御少泄原則,一至三天才射一次,長做長有。

    二人熟練素女九法,再練太平要術之齊家篇,樂此不疲。

    與此同時,長安城內,李傕得知:當日郭汜負責追擊韓遂,可是部下樊稠本是飛馬幫出身,與韓遂素有私交,暗中放走他。

    于是李傕借意宴請郭汜及樊稠,下毒殺害私放韓遂的樊稠,那知郭汜懷疑李傕欲連自己也想毒害,互起攻伐!

    本李傕實力略高,但部下楊奉突然領兵叛逃,原因不明,雙方陷入勢均力敵之悶局,后張濟勸服二人和解。

    張濟恐西涼飛馬幫再反,提議獻帝遷回洛陽,獻帝亦同意返回舊都;搬遷在即,加上父親三個多月,母親近一年無見愛兒,張濟命張柏返回長安。

    在陳留蔡氏祖居住了三個月,張柏與蔡琰過著恩愛纏綿,如膠似漆的生活,張柏已成床第高手;當收到張濟召回之命,雖不舍與蔡琰暫別,卻無可奈何。

    返回長安,張濟帶兒參見十四歲的獻帝,獻帝見張柏比自己大三歲,英俊瀟灑之余,又帶點孩子氣,表面年齡與自己相彷,加上樣貌討好,閑談一翻,心生親近之意,大贊:「母為傾城美女,子亦為俊男?!?br />
    獻帝明白,李傕與郭汜相斗后實力大減,形成朝中張濟一人獨大,本有意討好,知他最疼此獨生愛兒,特賜封張柏為“天下第一俊男”!張家大喜。

    張濟等眾人陪獻帝遷回洛陽途中,突然楊奉連同逆天殿新主董承出現偷襲,欲搶獻帝!

    話說數百年前霸王項羽天下無敵,后敗于高祖劉邦,武功被打為魔門,禁于中土,可是外族卻視為至寶,其中羌胡南匈奴的左賢王,更被稱為霸王再世!七年前曾與呂布比試戰成平手,四年前武功再進,本欲進攻中原,后遇一碧眼童顏的老仙探訪,期間無第三者知發生什么事,之后左賢王公開起誓:「本王今生不離羌胡半步!」

    這左賢王收有四徒,其中三人皆列域外十大高手,另一人身份神秘,有傳是位絕色美女;再對下有徒孫十九人,楊奉實為其一,被派往同屬魔門的逆天殿幫手;而自董卓死后,董承接掌逆天殿,現與楊奉搶獻帝志在光復逆天殿。

    張濟聯同郭汜及李傕,得賈詡、張繡等助,擊敗董承,但混亂中獻帝不知所蹤?楊奉敗走,向羌胡南匈奴請救兵,左賢王盡派三大弟子,率十八徒孫,及數千匈奴武士,兵分三路,前來中原,除助戰外,更欲搶奪金銀美女。

    詩云:連場交合床技長,羌胡入侵天下亂!

    欲知后事如何,請看下回〝痛在深處心泣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三國風流傳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