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傳說 第一部 第六十七章 凌晨要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幾乎是一晃而過。三十六名鐵血衛的身體幾乎明顯可以看出來粗壯了一圈。就連一直跟著眾人跑步的凌劍,原本單薄的身體現在也是明顯的健壯起來。

而凌劍在這些天中的表現,也令眾位鐵血衛刮目相看。以凌劍的原本體質,莫說是八十里路,便是四十里,那也是非常勉強。第一天的訓練中,凌劍半程尚未跑完,便耗盡了體力暈了過去。一名鐵血衛將他拎起來扔在背上,背著他跑了一段路。豈料凌劍醒來后,竟然說什么也要下去自己跑,甚至又踢又咬。結果跑了沒多久又暈倒在地。

連續半個月來,眾位鐵血衛也不知道見過凌劍暈倒過了多少次,但這少年的神經竟然便像是鋼鐵鑄成一般,默不作聲的暈了過去,然后醒來,又是默不作聲的繼續跑下去。

三十六名鐵血衛均是常年征戰行軍練出來的鐵腳板,只要體力跟得上,腳上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的。但是凌劍卻不同,他畢竟還只是一個**歲的孩子,身上肌膚還是細嫩得很,第一天跑步,腳上便磨起了密密麻麻的血泡,有的已經磨破,血肉模糊。就連幫他處理血泡的那名鐵血衛看到,也是禁不住頭皮一陣發麻。但這倔強的少年,第二天跑步時依然出現在隊列中,然后又暈倒,又磨起新的血泡、再磨破…

一開始,眾位鐵血衛對于凌天在隊伍中扔下這個一個小孩子心中還是頗有不滿的,明顯便是一個累贅嗎。但是到得后來,這份輕視卻變作了從心底由衷的佩服!

凌劍自始至終,或暈倒,或腳上磨得血肉淋漓,但他竟然從來沒有哼過一聲!沒有哭過一次!每次均是默默的追趕眾人的腳步,絲毫不服輸。

到得后來,便出現了這么一種奇特的情況,一旦有些鐵血衛體力不支,想要偷懶的時候,只要見到凌劍瘦弱的身影,便頓時從心底感到了慚愧,竟然大大提高了眾人的訓練速度!

清晨,天se微明。凌天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自己的校園中的石桌前,以手支頤,默默的在想著心事。

三十六名鐵血衛最為年輕的也已經過了二十歲,早已經過去了習武的最佳年齡。想讓他們練習內家功力已經無疑不啻于天方夜譚。凌天翻揀良久,才從記憶中找出來一種類似于金鐘罩、鐵布衫的外家硬功。準備傳授于眾鐵血衛。既然以后要長期跟著自己打拼,那么,實力不加以提升是不行的。

關于眾鐵血衛的武技,凌天感到很頭疼,這些家伙現在的基礎基本沒什么套路,全是從戰場上領悟來的本能。凌天思來想去,若是只是教給他們適合在戰場上大開大合砍殺的武技,那么,如若在江湖中與人單打獨斗,那便定然吃虧。若是同時傳授兩套武學,看這幫家伙的榆木腦袋,天知道會學成什么樣子!

正在思索間,背后傳來細碎的腳步聲,接著一件厚厚的大氅便披在了自己身上。一個溫柔細嫩又帶著些許忐忑的聲音響起:“公子,小心著涼?!?/p>

凌天溫和的笑了一下,轉過頭來,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清秀的小姑娘,小巧的紅唇,挺直的瓊鼻,大大的眼睛仿佛兩潭深邃的湖水,深不見底,直可從中照出自己的人影,不見絲毫雜質。正是凌晨。小姑娘自從被凌天帶回府來,營養逐漸跟得上,小臉也顯得紅潤起來,身體也健壯了許多。

凌天呵呵一笑,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凌晨裸露在外的小手,道:“晨兒,怎么這么早?身體還未恢復好,應該好好休息的?!?/p>

凌晨羞澀的垂下眼睛,望著正握住自己小手的一對手掌,聲音中依然帶著一絲拘束:“晨兒不放心公子一個人在這里,冷!”

凌天輕輕將她額前的亂發拂了拂,柔聲道:“我身子好,沒事的。你趕緊回去,再睡一會吧,天se還早?!?/p>

其實現在的凌天的年齡比之凌晨還要小上一兩歲,但不知怎地,凌天每次見到這個可憐的小姑娘,總有一種想要以長輩的身份去安慰、愛憐的感覺。

凌晨咬著紅唇,似乎猶豫了很久,才怯怯的開口道:“公子,以后讓晨兒也跟著凌劍他們去訓練好么?”

凌天不由得一怔,道:“你怎么會這么想?”

凌晨低著頭,喃喃道:“我知道公子訓練他們,是為了將來他們能夠為公子出力,做大事,晨兒也想幫到公子。請公子答應好么?”

凌天呵呵一笑,道:“晨兒,練武很辛苦的。我怕你受不了?!?/p>

凌晨倔強的抬起了頭,漂亮的大眼睛中滿是堅定的神se:“凌劍他們都能受得了,晨兒就一定能夠受得了。晨兒不怕苦,只要能夠幫到公子,晨兒愿意做任何事?!?/p>

凌天呵呵笑著,在她小臉上捏了一把,道:“好好好,我就為我的晨兒破例一把,恩,待我想想,該教給晨兒什么樣的功夫才好?”

凌晨大喜,仰著小臉蛋,道:“公子最好教給晨兒最厲害的功夫,晨兒要將凌劍打敗才行?!?/p>

凌天一陣失笑,道:“好,我就讓你比凌劍變得更強。不過,晨兒,在公子我這里,一旦開始了,可是沒有回頭路的哦,我不喜歡半途而廢得人?!?/p>

凌晨堅定的道:“公子放心,晨兒一定比凌劍還要用功?!?/p>

凌天一陣輕笑,腦中卻是迅速的轉了起來,該教給凌晨什么功夫好呢?自己的驚龍神功不適合女子修煉,肯定是不行的;至于金鐘罩鐵布衫…那就更是扯淡了,哪有一個女孩子練那種功夫的?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種可以適合女子修煉,那便是前世凌雪兒練的寒冰神功。想到凌雪兒,凌天心神一陣恍惚,又是一陣抽痛。

半晌,方開口道:“晨兒,你過來,我給你摸摸骨?!?/p>

凌晨恩了一聲,小小的身體便湊到了凌天身上。

所謂的“摸骨”,便是中華古武學門派每次收徒之前所必需的一道手續,也就是檢查一下一個人的天資,是不是適合練習本門武功。

打個比方說,有些人的身體存在先天性的不協調的現象,別人能夠輕輕松松便做出的動作,他卻是無論如何也是做不標準。這并不是勤學苦練便能夠彌補的,而是一個人的天資問題。

就好像現在的中國的體育,其中的體操等幾個需要人的身體靈活度比較高的項目,絕大部分能夠拿到金牌的基本全是來自南方的運動員,而北方人鮮少見到能夠將體操項目練到世界頂級。這并不是說北方人不努力,也不是說北方人便不如南方人了。而是一個先天性的問題。跟一個人所處的生長的環境有著很大的關系,南方的氣候濕潤,北方的空氣則干燥凜冽,就算從外表上分辨,南北方人也很明顯。南方人的身體協調性普遍要比北方人強,皮膚也普遍比北方人細膩得多;但北方人的身體素質與體格,普遍的要比南方人健壯的多。地域、氣候、日常吃食等決定了這一切。所以一些需要耗費體力比較大的項目,基本出彩是北方人,呵呵,扯遠了,言歸正傳。

凌天的雙眼微閉,雙手在凌晨身上游走,其中蘊含的內力便隨著手掌的游走探測著凌晨身上每一處的骨骼分布情況。

一番探測下來,凌天大出意料之外。這個小姑娘的天資遠比自己預料的要高得多,甚至不次于凌劍,若是經由凌天悉心調教,恐怕在不久的將來又將是一個恐怖的存在。

心中想著這些事,凌天不由得有些出神,竟然連來到了院門口的腳步聲都沒有聽見。

“啊——”一聲高昂的尖叫在院門口毫無預兆的響起!聲音中滿是驚訝和不可置信之意!

凌天大吃一驚,急忙回頭看去,只見在小院門口站著幾個人。

凌嘯夫婦、凌空父子,旁邊竟然是凌天的貴妃姑姑凌然,正一手掩著紅唇,驚訝的望著自己。幾個人臉上的表情如出一轍,均是大張著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二人。

此刻,凌天與凌晨兩個人之間的動作在外人看上去曖昧至極。凌天緊緊地將凌晨摟在懷里,一雙手在凌晨身上上下游走,眼睛微微瞇著,似乎很陶醉的樣子。而凌晨滿臉緋紅之se,緊緊靠在凌天懷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凌天傳說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 股票价格查询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天津时时彩时间 江西11选5玩法 广东11选5技巧 理财平台商赢金服 今晚七乐彩开奖号码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系统出租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