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傳說 第三部 第六十一章 神秘女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凌天再仔細看他臉上,只覺他雖然眉清目秀,臉se白皙,但卻是有些略顯死板,臉上表情雖是和善微笑,可總覺得有些勉強!一眼掃過之后,所有的信息頓時聚集到凌天的腦中,自己也被自己嚇了一跳:難道此人也是易容?而且是戴了人皮面具?!也只有帶了人皮面具似乎才有這樣的效果吧?!

人皮面具的具體制作方法凌天也是知道的,但那種方法乃是直接剝人皮用以制作面具,實在太過于慘無人道,所以凌天也就沒動那玩意的心思;再者,據凌天看來,這個大陸的易容整體水平實在是不怎么樣,百分百的凌天一眼就可以看穿,但眼前這個人卻讓凌天第一次有了琢磨不透的感覺!

“在下凌天,不知公子怎么稱呼?”凌天不著痕跡的道。且不說此人是何用心,定然有一身超凡脫俗的武功修為這是肯定的了,如此人物來到承天,凌天豈能不加以留意?

“啊,果然是名震遐邇的凌天公子!在下真是三生有幸啊,呵呵,在下的姓有點俗,我姓錢,錢水柔?!蹦悄贻p人含笑道。

錢水柔?再“潛水游”我就給你丟個炸彈下去!凌天心中暗暗腹誹,口中卻道:“原來是錢兄?!闭f話間,那少年身邊的那個女扮男裝的白衣少女看著凌天,臉上竟然是說不出的警惕和戒備之意;反而看向凌晨的時刻眼光相比較來說反而柔和一點。凌天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稱奇。

“相請不如偶遇,今日在這等如詩如夢的天氣下,能與凌兄相遇。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相請不如偶遇,何不共飲一杯?!”這位錢水柔倒是毫不客氣,竟然直接就指定了路邊地小酒館;神se語氣之間,似是從來沒有想過凌天會拒絕。隱隱然竟有一種頤指氣使的味道,又是那種俯視眾生的上位者語氣,雖然含而不顯,但卻瞞不過明眼人。

凌天正是明眼人,他心念一轉,微笑道:“恭敬不如從命。能與錢兄這等人中俊杰結交,凌天正是求之不得!”心中暗道,看來這位錢水柔應該是某個大家族中的當代傳人!這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和隨意之間就能表現出來的頤指氣使的氣度。絕對不是一個小家族或者是爆發戶能夠培養出來的人物!

所謂三代穿衣,五代吃飯;這種世家子弟的氣魄最少要經歷幾代才能磨和出這種仿佛是天生一般地貴族氣質!如此一來,凌天對這位錢水柔的來歷就更加的好奇起來。

四人相攜進入路邊一家小酒樓,在凌天的處處留意下,果然又發現了錢水柔地一個性格方面:錢水柔毫不客氣的要了一間靠窗的雅座,并且自己率先坐在了面對著窗子的位置!凌天立即知道,這位錢水柔對這種迷蒙天氣也是頗為鐘愛的;同時開動腦筋。一般這種人都會有一種悲春傷秋、多愁善感的詩人性格,這或者就是一種性格上的弱點吧?如果萬一為敵,這種性格弱點是可以大加利用地!

點菜的時候,兩人謙讓了一番,最終凌天還是將點菜的責任推到了錢水柔的身上;錢水柔卻只點了幾個清淡之極的菜肴,至于酒,也只要了一壺素雅之極的“桂花香”凌天心中暗笑,看來也是一位山珍海味吃膩了的主。

“飄飛絲雨漫碧空。世間愁思幾千重;一杯傾盡梅花酒。心隨雨霧共空!”一杯下肚。錢水柔目注窗外。兩眼突然泛起一陣迷迷蒙蒙地神se。輕吟道。

凌天一怔。細細咀嚼一番。不由贊道:“好詩意!好文才!想不到錢兄竟然文武雙全。出口成章。凌天佩服之極!”凌晨眼中卻是微露不屑之se。這首詩雖然也能勉強算得一個好字。但與凌天適才脫口而出地那兩句。無論對仗意境還是斟詞用字。都相差甚遠。幾差共天地。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錢水柔目光低掃。當然發現了凌晨臉上地不屑之se。他亦是恃才傲物之人。不由輕笑道:“看來姑娘定然是一位絕世才女。對拙作頗為不屑一顧;呵呵。尚請姑娘指教?!?/p>

凌晨看了凌天一眼。見他并沒有表示意見。便道:“錢公子出口成章。當然是好地。妾身那有什么資格指教。只不過剛才聽我家公子詩兩句。感覺意境稍有不同罷了。倒不敢評價孰優孰劣?!?/p>

錢水柔目光一亮。道:“那在下更要洗耳恭聽了?!闭Z氣之中。頗有不服之意。要知道他剛才觸景生情。隨口掂來。雖然未經雕琢。但自己已經覺得甚為滿意了。但對凌晨口氣之中。隱隱竟有凌天所作竟然比自己地好上不止一籌地意思。心中已經是大為不服。

凌晨滿含愛慕地目光看著凌天。檀口輕啟。輕聲漫吟道:“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這兩句便是我家公子所作。尚請錢公子斧正?!?/p>

錢水柔垂下了頭,細細呢喃著這兩句詩句,越來越是覺得這兩句詩之中意境實在是妙不可言,飄飄然有出塵之概,相比較與自己那首,果然要強出甚多,確實難以同日而語;不禁為之汗顏無地,想起自己適才賣弄文采的模樣,不禁有些無地自容起來,強笑道:“果然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凌公子這兩句詩當真妙極,小弟遠遠不如,甘拜下風?!?/p>

適才他低頭之時,凌天注意觀察,卻突然發現錢水柔后頸膚se與臉上、手上竟頗為不同,手上略顯麥黑,臉上卻是略見慘白,但后頸處露出來地肌膚卻是晶瑩如玉,傲霜似雪!再看他文士帽下,根根頭發柔順黑亮,一絲不茍;此刻距離近了,凌天鼻中隱隱聞得他身上傳來一股幽幽的清香,如蘭似麝,卻又輕輕淡淡,幾恍如不聞。

凌天稍一思索,便已明白,這分明是女兒體香!凌晨就坐在身邊,不過凌晨身上的香味乃是一種隱隱的百合香味,與此種味道大不相同!而那女扮男裝的少女則是遠遠的坐在桌子另一邊,唯恐與凌天有任何接觸一般。顯然也不是她身上的。

一念到此,凌天已經明白過來;原來這位錢水柔竟也是女扮男裝的美嬌娘??!看來這兩人卻是主仆二人了。無怪乎她一直用折扇護著前胸,想必這便是女孩子下意識的防備心理了;那女扮男裝地丫頭一直用一副看se狼地眼光盯著自己。原來是怕自己打他家小姐的注意呀。

凌天唇邊不由露出一絲有趣地笑容,道:“錢兄客氣了,錢兄方才所作也是上上之佳作呀,只是這丫頭不懂欣賞,才大放厥詞罷了;錢兄莫怪才是?!?/p>

錢水柔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道:“班門弄斧,貽笑大方;小弟今日才真正了解了這八個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慚愧的很,這位姑娘快人快語,如果敢見罪呢?!绷杼旌呛且恍Γ骸拔粗X兄是哪里人士?想必不是承天本城的人物吧?若是承天有錢兄這般大才,凌天雖耳目不聰,卻也決計沒有不知道的道理?!?/p>

錢水柔目光一閃,平靜的道:“小弟名不見經傳,怎能入得凌公子法眼?”卻是不著痕跡的便把這個話題岔了過去。

凌天心中卻是一愣。他本以為這人便是那西門世家頗負才名的西門清,沒想到竟然是位女子,那顯然便絕不可能是西門清了。但若不是西門清,那么顯然這個錢水柔也不是目前在承天的所有明面勢力中的人物,若是那些人物,遲早都會見面,實在沒有必要現在卻隱瞞身份!那這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凌天突然覺得這承天風雨越來越是增添了許多變數起來;不由眉頭輕輕一蹙。

一頓飯的時間便在不咸不淡中過去,似是發覺了凌天心思的慎密,錢水柔說話明顯的謹慎了起來,凌天雖然又曾多方試探,卻再也沒有套出什么重要消息。

勉強吃到了賓主盡歡之分際,凌天雖然依然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但錢水柔已經覺得心力有所不濟,凌天的每一句話之中幾乎全暗藏著一個套子,如果順著他的話走,前面必然是一個陷阱,因此錢水柔沒說一句便都幾乎要在心中翻來覆去想上好幾遍,才敢出口。一頓飯的時間下來,直感覺比與一名武林高手大戰幾百招還要累的多!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凌天便即起身告辭;錢水柔長長松了一口氣,將凌天送下樓來。臨別之際,凌天灑然一笑,道:“山高水長,凌天與錢兄定然會有后會之期!錢兄多多保重!”說完哈哈一笑,轉頭就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凌天傳說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天津快乐10分投注 辽宁11选5落号规则 最靠谱的投资理财 内蒙体育彩票11选5 青海十一选五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青海快3助赢软件 舟山飞鱼彩票开奖号码 贵州11选5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