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傳說 第三部 第 八十 章 入我陣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孟離歌有些為難的皺皺眉頭,不動聲se的斜眼一瞥身后,苦笑說道:“在下豈敢不依,只是現今卻是身不由己,奈何….”

孟離歌何等聰明才智,早已發現自己已經身陷巨大危機之中,自己歷年來為魏承平出謀劃策,助他一步步穩固了自己的地位,發展壯大了自己的實力;在北魏之中,魏承平這個太子早已是一手遮天的存在!接下來,便是依靠手頭的實力,逐步向周邊蠶食,慢慢成就爭霸天下之大業的時候了!

如今魏承平麾下文臣武將濟濟一堂,謀士如云,猛將如雨,孟離歌的存在在魏承平眼里卻已經非當日可比,便說是無足輕重也不為過。但這幾年來,孟離歌為他出謀劃策,確實不可避免的接觸到了魏承平太多的秘密!所以,此刻,已經到了鳥未盡弓卻須藏的微妙時刻!

魏承平又怎么會知道,孟離歌為他籌劃的所有事情,卻不過只是自身才學的小半而已!孟離歌真正的最高成就,卻是權謀縱橫,兵法戰陣,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這才是孟離歌的真實本事,也是最強的本領!

然而魏承平卻不知道,或者說縱然他知道也絕不肯相信,膨脹的實力與絕對的權力,早已使魏承平由初始的聽言納諫,善聽人言變得如今的好大喜功,狂妄至極!若不是有玉家這個巨大掣肘,恐怕魏承平早已發動席卷大陸的爭霸戰爭!但在此之前,孟離歌這個知道魏承平太多隱密的人,卻必須首先除之!所以,派遣孟離歌來接觸玉冰顏此事,便是魏承平交給孟離歌的最后一項任務,無論完成與完不成,孟離歌都必須得死!事實上,就算魏承平不下殺手。就憑孟離歌主持玉冰顏之事,玉家又如何會防過他!

所以孟離歌死定了!

孟離歌雖然智深若海,深謀遠慮,說到底還是一文弱書生,陷身于這等危局之中,縱然滿腹均是智計。奈何手無縛雞之力,外界更無援手之兵,如何能脫出數百名兵甲的嚴密監視之下?

但凌天此時的邀請,卻是孟離歌的絕佳機會!只要可以離開這些人的視線,暫時托庇到凌天座下,自己這條命便已可說是保住了九成!當然,如果始終在凌天麾下效力,那自己的性命可保萬全。只是經過此事,孟離歌早已心灰意冷。人道最是無情帝王家,豈有例外!孟離歌真正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突然生出一種笑傲山林,悠游天地之間避世之心!遠離世間權利漩渦。已是孟離歌此刻心中唯一地冀望!

凌天見到孟離歌的顏se。頓時心中了然;站起身來,面對北魏那名副使和幾名虎視眈眈瞧著自己的戰將,頤指氣使的問道:“本公子現在就要請孟先生移駕一敘,你們誰有意見?!可上前搭話!”完完全全便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

天月閣長及地面的布幔微微一動,似乎有人在特別注意著凌天地一舉一動!凌逃邡朵微微一動,頓時心中一個想法油然升了起來:天月閣中人,想必是與北魏有著什么關系!

北魏副使史義談臉上頓時浮上一片比哭還難看地笑容:“凌公子。這個….兩國之間…”

凌天劍眉一挑。連正眼也不看他:“哦?難道現在承天與北魏乃是敵對關系不成?史大人。說話可要當心。關系到兩國邦交。出言還請謹慎!或者明天就有傳聞。說倆家即將開戰也未可知”

史義談眼睛一陣慌亂。冷汗從頭上落下;凌天地威名幾日內盛傳承天。就算面對西門世家地小公子。也是說殺便殺。他一個小小地北魏副使。如何得罪得起?,F在又直接扣自己一頂這么大地帽子?不住地抹著額頭冷汗。史義談眼睛不住四處梭巡。示意周圍各個武將幫自己說話。

“史大人不說話。想來就是默認了?!绷杼熳哉f自話地道:“孟先生。秦先生。請!”拉著二人。舉步向外走去。

史義談一聲咳嗽。兩名護衛頓時站在門口。攔住了去路!

凌天面se一冷。一股強烈地殺氣頓時崩出。兩眼一瞪。輕聲喝道:“滾開!”

此言別人聽來并無異樣。但那兩護衛聽來卻是聲如春雷,頓覺腦中一陣暈眩,在凌天凌厲地眼光下,頓時升起一種無力抗拒的感覺,竟然乖乖的垂首站在了一邊。

這也是聚音成線手段地應用,上乘內力牛刀小試,直有攝魂奪魄之功;那兩個普通護衛如何當得???

凌天緩緩轉身:“看來史大人好像喉嚨不大舒服?要不要本公子幫你診治診治?哦,忘了說,本公子還略通岐黃之術呢。保證一勞永逸,絕不復發!”

史義談額頭頓時冒出黃豆大的汗珠,怎么診治?估計凌大公子的診治方法便是將腦袋砍下來吧?要不怎么說“一勞永逸,絕不復發?”

干巴巴的笑道:“不…不敢勞動凌公子大駕,本…小人不礙事?!彼鞠胱苑Q本官,想想卻又不敢,只好到了嘴邊又改成了小人。

凌天哦了一聲,道:“可惜,可惜!”也不知是可惜自己竟然英雄無用武之地,還是可惜史義談白白失去了這個機會;拉著秦大先生與孟離歌,揚長而去!

天月閣之中一聲悠長的嘆息低低的發出,一個清越的聲音自言自語的道:“當斷則斷,毫不拖泥帶水;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更不顧忌身份;此人果然了得,當真是不好對付!人生如戰場交戰,能有如此對手斗智斗勇,才不會顯得乏味之極!凌天,很不錯地對手!”

“哐!”一聲銅鑼脆響。

人已差不多到齊,茗煙樓大門緩緩合攏!

凌天哈哈大笑,無比歡暢!

玉冰顏好奇的問道:“天哥,你在笑什么?怎地如此的開

凌天大笑道:“聽見這聲銅鑼,我突然想起來那些走江湖賣藝耍猴戲的;每次在大街上見到,總是銅鑼一響,接著跳出來一個人,說一句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小人西門清,自幼父母雙亡,學了一門耍猴的本事,各位看官,有錢的幫個錢場,沒錢的幫個人場。哈哈啊哈…”

凌天的聚音成線手法已臻畫鏡,說這番話的聲音似乎不大,但余韻悠長,回音竟是清越無比,遠近皆聞,尤其他說到在家靠父母那一段地時候,模仿的竟是西門清的口音,當真惟妙惟肖,形神兼備!登時茗煙樓中近千人人人聽得清清楚楚!

頓時樓中一片死寂,接著便爆發了一陣哄堂大笑!

剛要一步跨出極樂閣的西門清頓時面se鐵青的僵在了門口,眼睛死死的看著凌天的方向,一片濃濃的怨毒之意!直欲恨不得在他脖頸上狠狠咬上幾口!

凌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已經殺了西門世家地重要人物,凌天完全沒有打算就此善罷甘休!就算西門世家忍下了這一口氣,凌天也絕不會放任這一個已經跟自己結仇地世家中人安然離去!打蛇不死反被其傷的道理凌天還是很懂地,既然做了,干脆就做到底!

玉滿天大聲吆喝起來:“奶奶的,快點開始呀,三爺等著參與雅文會呢,三爺的文才那叫一個高呀…”

此言一出,別人還未怎地,凌天身邊的玉冰顏頓時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花枝亂顫!

眾人視線頓時都被他引了過去,看到他黑猩猩似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尊鐵塔,不由均是一陣無語。這個粗魯的一塌糊涂的人,也是來參加雅文會的?他雅在何處?

玉滿天一看大家看猴一般的看自己,不覺惱了:“看什么看,找揍??!”

眾人情知惹不起這位爺,利馬轉移實現,琢磨著西門清怎么還不出來了,難道由西門世家發起的這場雅文會就此無疾而終不成?

極樂閣布幔一掀,走出來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文士,滿臉俱是牽強的笑容,走到平臺中間,向四周抱拳團團一禮,道:“今日雅文會,承蒙天下俊彥賞面,齊聚茗煙,…”他說了幾句話,又似乎恢復了狀態,滔滔不絕的說了下去。

凌天舒舒服服的躺在椅上,半瞇著眼睛,似乎睡著了;突然聽得一個清朗的聲音道:“喂,你還有完沒?趕緊宣布開始,怎么辦怎么開展就行了,哪來的這么多廢話!”

眾人循聲望去,玉家所在的天夢閣之中,出來一個少年書生,身長玉立,臉se略顯黝黑,不是凌遲又是那個。

那人見是玉家有人出來干涉,不由心中一慌,勉強又交代了幾句,道:“…本次雅文會,由西門清公子出題,以文會友,以詩會友,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大家可盡展其長,在天下英雄面前,且看花落誰家,誰為魁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凌天傳說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捕鱼蟾蜍怎么打 二分时时彩全天人工 江苏快3数据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贵州11选5定位走势图 河南11选5 上证指数20年曲线图 江苏快三app下载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北京11选5走势图一定牛